第八章 真心话第章

作者树下野狐 全文字数 8754字

罗沄继续说道:「我正想追去,听那角声极为熟悉,猛然想起当是龙妃的苍龙角无疑,又惊又喜,便循着角声,朝西御风飞掠。 「一路上,兽吼鸟啼不绝于耳,无数见所未见的凶禽怪鸟从四面八方黑压压地飞来,峡谷中也满是狂奔的野兽。 「到了无忧谷,我更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两侧雪岭连绵,冰川斜挂,山脚下的草野上、树木中,甚至那汹涌奔流的河里,都列着金戈铁马的各族将士,就连空中盘旋着的,也是水。木两族的飞骑。个个剑拔弩张,遥遥包围着竹林间的一个茅草屋。 「龙妃就立在茅屋钱,布衣荆钗,素颜如雪,笑吟吟地扫望着众人,她比我记忆中更加美丽。那些人不知是忌惮她手中的苍龙角,还是被她的容光所慑,鸦雀无声,一动也不敢动。 「一片又一片的鸟群飞来了,和狂奔如潮的野兽上下呼应,穿梭在竹林周遭。人群中有人叫道:『大家还等什么?只要抓住这妖女和那小兔崽子,还怕拓拔野不乖乖就范么?』零零落落地响起呼应声,但依旧没人敢上前动手。 「那是正是『天池山大战』最激烈的时刻,黄帝远在千里之外,轩辕山四周只有极少的金族护卫军,这些混蛋斗不过轩辕,就使这种无耻的技俩。我气怒不平,一边寻思如何帮助龙妃,一边四处探寻泊尧的身影。就在这时,山上突然传来哈哈大笑道:『你们来的正好,寡人已经静候多时了。』 「众人闻声大乱,有人惊叫:『公孙轩辕!』我抬头望去,只见崖顶阳光刺眼,一个人影骑在白龙鹿上,凛凛如天神,对着众人笑道:『诸位,自阪泉一战,刹那芳华已有几年未现人世。你们猜猜是自己的头颅结实呢,还是对面的破天峰牢靠?』说着,手中光芒一闪。 「只听『轰』的一声巨震,对面山岭上的一座峭拔石峰应声断裂,朝着山谷轰隆隆滚落,冰川坍塌,雪崩不绝。 「那些人惊哗大叫,或骑鸟冲天逃散,或御兽掉头狂奔,顷刻之间,就逃散了大半。剩下的不是被冰雪掩埋,就是跪地求饶。 「哼,要换了是我,岂能轻饶了这些逆贼?龙妃却只是微微一笑,九江他们全都放走了。等到山谷内再无旁人,那人才骑着白龙鹿从雪岭上疾驰而下,闪电似的将我拦腰抱起,山手在脸上一抹,变成了先前所见的无赖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 「我又惊又怒,挣脱不得,却听龙妃笑道:『泊尧,别胡闹。小心螣儿姐姐咬你。』他朝我扮了个鬼脸,笑道:『我已经先下手为强,咬过她了。』我吃了一惊,才知道他竟然就是泊尧! 「白龙鹿转头欢嘶,朝我脸上添来,我脑中一片空茫,想不到当年顽皮捣蛋的男孩儿,竟然已经长成了挺拔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 「他跃到龙妃身边,从口中吐出一只甲虫,笑嘻嘻地说:『娘,小小一只变声虫,加上一点儿炎火流沙,就将这些胆小鬼吓跑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原来他听闻叛军要来,早早在对面雪岭上买下了炎火流沙,算准时间,用火引点着。再起着白龙鹿,口含变声虫,桥化成公孙轩辕的模样,将叛贼唬得不战而败。」 她微微一笑,柔声说:「他从小古灵精怪,长大了还是这般。久别重逢,我恍恍惚惚,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龙妃和我说什么,也全记不真切了,只是在不断地回想先前他所说的话,以及……以及那两个吻,心乱如麻,耳根如烧,从未有过的迷乱。」 「那天夜里,我坐在溪边的大石上,听他说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两岸春花摇曳,河水在月色下泛着万点银光,他斜躺在树枝上,一荡一荡,一边说,一边嘴带微笑,不怀好意地凝视着我。」 「我从来没害怕过人和人,但不知为什么,在他那咄咄逼人的眼神下,我竟说不出的紧张,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隐隐之中又仿佛带着几丝朦朦胧胧、无法言喻的期待。」 「夜风吹来,夹带着他身上的气息,像绿松花般的好闻。我正忐忑不安,他却忽然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略带着沙哑的嗓音,问我:『螣儿姐姐,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我一愣,脸上顿时烧了起来,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也不等我说话,自顾自地叹了口气,说:『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已经有好几年啦。白天夜里,常常会没来由地想起她。却不知她心里,有没有想过我?』我心中一沉,像被蜜蜂蛰了似的刺痛,想起他亲我时说的那些荒唐话,心里突然又是一紧。」 「风停住了,四周静谧得听不见半点儿声音,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神色古怪,就像居高临下的豹子。」 「我顿时明白他说的那个姑娘是谁了,心里怦怦乱跳起来,咽喉像被什么紧紧扼住了,无法呼吸。」 「眼睁睁地望着他朝我一寸寸地迫近,一颗心紧张得像要蹦出咽喉,想要挣扎,却仿佛一只猎物,被他震慑,周身酥软,不能动弹。」 「他猛地一跃而下,将我紧紧地抵在岩石上,脸贴着脸,呼吸灼热得像南荒的炎风,一字字地低声说:『好姐姐,我一直忘不了你,忘不了你赤身坐在鲲背上的样子,忘不了你紫色的眼睛,忘不了你脸上的红晕,忘不了你的笑容,忘不了你修长的双腿和可爱的脚趾……』」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烈火似的在我耳根灼烧,我浑身发抖,想要张口吸气,却感觉到他滚烫的嘴唇移过我的脸颊,重重地压在我的唇瓣上,肆无忌惮地闯了进来。 「刹那间,我像是被雷电击中了,迷迷糊糊,天旋地转,又仿佛变成了一根羽毛,在虚空里飘摇……」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痴痴地仰着头,脸颊酡红如醉,似乎在回想着当时的光景,眼波里分不清是欢喜还是羞恼。 看着阳光下,她湿润的唇瓣鲜艳欲滴,宛如樱桃,我的心刺痛如针扎,剧烈地抽缩起来。想到当年当夜,她被公孙昌意如此恣意轻薄,更是恨怒难遏。 在我眼中,嫘女和公孙青阳都是我的第一大敌,但从那一刻起,对公孙昌意的仇恨竟远远盖过了所有人。 又听她轻声说:「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将我松开,笑嘻嘻地说:『此花开谢无花开,吹尽春风总不如。好姐姐,亲过你的嘴儿,此后我可要变得更加挑剔了。』我心中一震,像是突然惊醒。听他话语,似乎我不是他所亲的第一个女人,更不是最后一个。」 「想到被这半大不小的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玩弄于鼓掌之间,我脸上滚烫如烧,泪水险些涌了出来,一巴掌重重打在他的脸上,翻身朝外冲去。 「掠过『回头石』,他仍木桩似的,遥遥地站在河边,没有追来,我心里的委屈、修怒,全都翻涌成了烈火般的愤恨,咬着牙暗暗发誓,我要再牵挂他半丝半毫,就叫我变回蛇身,永不超脱。 「唉,我生平祈了那么多愿,老天一个也不实现,唯独这一个却又这般灵验。我气冲冲地回到蛇国,过了没多久,叛乱全都平定了,皇帝登轩辕台封禅,大赦天下,追封蚩尤为战神,我和哥哥也受了封赏。 「父老乡亲无不额手称庆,而我心里却缭乱如麻,没有半点劫后安宁的喜悦。耳根火烧火燎,仿佛还回响着他的低语;唇舌酥麻如电,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余味。每天就像是着了魔,颠来倒去,梦里梦外,总在想着他那灼灼如火的眼睛、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越是想将他从脑中除去,他的音容笑貌却越是鲜明。每次走在河边,总忍不住朝旁边的树梢扫望;在风里闻见绿松花的香气,心跳与呼吸总难免瞬间停滞;有时独自坐在海边,随手乱涂了半晌,才发现沙滩里密密麻麻画的全是他的眼睛…… 「那时向我提亲的王公贵族踏烂了门槛儿,我却为什么偏偏中了邪似的,对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念念不忘?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月,一天中午,忽然听说昆仑山上发声了大事,黄帝带着龙妃离开帝宫,不知所踪。从那日起,他也跟着音信全无,仿佛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各族侦骑四出,整整半年,始终没找到他们的下落。有人说黄帝早已受了重伤,性命垂危,为了不让大荒重起波澜,才借隐退之名,在荒僻之地羽化登仙。还有人说,其实性命垂危的不是黄帝,而是泊尧。 「说什么泊尧被水族重伤,就连灵山十巫也束手无策,黄帝只好带着他,踏遍天下,寻找解救的药方。 「我虽不相信,心里却七上八下,更加牵挂他。每天如坐针毡,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悄悄派了好多人去打探他的消息,却也一无所获。 「一天夜里,从梦中醒来,瞧见风吹帘舞,影子在西墙晃动,我竟跳了起来,脱口喊出他的名字。 「外屋的婢女以为有刺客,全都提着灯拥了进来。我怔怔地站在晃动的灯光里,什么声音也听不见,脑子里反反复复,只在想着他生死不知,相见无期,泪水流了满面。」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真的喜欢上他啦。可是你若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十二三岁大地黄毛小子,我也答不出来。只知道自从被他亲过以后,就连喝蜜水也没了滋味。再俊德男子到了我跟前,也不过如过眼云烟。」 她的话越是低婉温柔,我心中的恨怒便越是强烈,昌意,昌意,终有一日,我要从你手中夺回天下,再夺回她的心! 但那时的我太过年轻,不知道世上没有一种刀,能斩断情丝。正如再高的青山也遮不住江河,再多的星星也锁不住夜色,就算我修成无形刀,无敌天下,对于这件事,依旧无可奈何。 她停了好一会儿,才又接着说道:「将近黎明时,公鸡一声接着一声啼叫起来,我仿佛突然醒了,心底里一个念头越来越鲜明。我一定要找到他。不管他在天涯,在海角,是生,是死,我都一定要找到他。 「我什么也顾不上收拾,就骑着蛇鹫飞出了都城。天地茫茫,也不知该上哪里去,只能飞到哪里,便在哪里寻找他的踪迹了。春去秋来,我就这么不停不歇地飞了一年,去过北海,去过南荒,穿越了数不清的山岭湖海,就连骑乘的蛇鹫也换过了九只,却始终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日复一日,我渐渐变得灰心起来,但每次想到就此放弃,永无再见之期,心里却又痛如刀绞。 「有一天,我骑着鹫鸟飞到了南海,看见一个女孩儿坐在小船上,一边抽抽噎噎的抹着眼泪,一边挥舞着绳索,在波涛里摇曳。 「我问她为什么哭,她说她不小心将爹爹最心爱的弯刀掉入海里了,所以才用绳索系了磁石,想将弯刀吸找回来。 「我想要劝慰他,却突然悲苦难当,我的行为与她何其相似!都不是大海捞针,水中捧月,自欺欺人罢了! 「我又想,朝南三百里,就是穷山,与其受这无穷无尽的思念折磨,倒不如喝一口忘川的水,将他彻底忘却。 「到了诸夭之野,已是深夜。圆月当空,山谷里寂寂无人,我捧起溪水,正想喝下,却见粼光晃动,印照着旁边的石壁,那雪白的岩壁上用朱红、靛青画了一个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满脸玩世不恭的笑容,赫然竟是泊尧! 「刹那间,我的心跳、呼吸全都顿止了,瞬也不瞬地盯着那画像,反复看了好久,确认是他无疑。 「他嘴唇的右上方有颗小黑痣,不留意的话绝看不出,画这像的人连这么小的细节都记得如此清楚,显然和他极为熟悉,却不知是谁? 「就在这时,大风鼓舞,山上传来一阵凤鸟的尖啸,像是有人骑着鸟朝这儿飞来。我隐身在岩石后,过了片刻,果然瞧见一个红衣?女少?骑着凤鸟落到忘川河畔。她跃到石前,怔怔地望着石上的画像,满脸晕红,泪水盈眶。 「过了一会儿,她从腰间的丝袋里取出一支笔,一个大铜盒。铜盒里盛着七彩颜土,她用笔沾了水,调湿颜土,又在石壁上画起来。凤鸟张翅长鸣,绕着她反复徘徊,她置若罔闻,只是专心致志地在石上作画。
「我悄悄绕道她旁侧,只见她认真地勾勒着泊尧的容颜身形,越发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尤其那双灼灼闪烁、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利箭似的穿透我的心。 「我又是喜悦又是伤心又是疑惑,喜的是既然这?女少?能画出他的容颜,可见他尚在人世;伤心的是难道他竟藏匿在此,却始终不让我知晓?疑的是既然他的行踪如此隐秘,这?女少?又为何能够知道? 「红衣?女少?手指颤抖,再也画不下去了,泪水一颗颗地用了出来,低声道:『昌意!昌意!』突然将笔远远地掷了出去,猛地转身跳入忘川。 「我大吃一惊,急忙挥鞭将她缠住,拉了回来。她却哭着问我是谁,为什么不让她忘却从前之事。 「我这才明白她不是想自杀,不过是想忘了泊尧!想到她与他之间多半也有着暧昧的关联,又是妒怒又是伤心,重重地抽了她一耳光,指着壁画,喝问她泊尧在哪里。 「她呆了一呆,尖声大笑起来,说:『原来你也是来找他的。好,好,我带你去。』她领着我骑上凤鸟,朝穷山飞去。 「远远地,我便瞧见山岭上红光映天,仿佛霞芒吞吐。鼓乐弦歌之声断断续续,越来越响。 「飞上雪峰,只见天池周围的宫殿楼阁张灯结彩,到处都是提着灯笼、端着美酒佳肴络绎穿梭的侍女。 「天池中央的大殿里,人头拥动,欢歌笑语,有人叫道:『新娘新郎呢?怎么还不上场?』 「喧哗声中,鼓乐高奏,两列侍女从南面的曲廊提灯走来,中间几人搀扶着一个华服注册送白菜网址大全,踉踉跄跄,东走西撞。 「灯光映照在他彤红的脸上,醉意熏然,嘴角犹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是他!原来他就是新郎! 「坐在我前边的红衣?女少?咯咯大笑起来:『你的心上人就要成为女儿国的驸马啦,你是打算下去讨杯喜酒呢,还是和我一起回去,喝忘川之水?』 「想到这两年来我对他日夜牵挂,寻遍四海,他却在这里笙歌醉酒,依红偎翠,我简直要气炸开来了,忍不住将那?女少?一掌打落天池,尖声大叫他的名字。 「他转头望来,双眼一亮,哈哈笑道:『我的新娘来啦!』不顾四周哗然,冲破曲廊的琉璃瓦,跃到我身后,将我紧紧搂住。当着众人之面,亲吻我的耳垂,低声说:『好姐姐,两年没见,你可长得越发俊俏啦。』 「我周身酥软,满腔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下方喧哗鼎沸,许多卫士骑鸟冲来,叫嚷着要将我们拿下。 「他哈哈大笑,抱着我冲天飞起,越过雪峰山脊,朝下滑落。下方是深不可测的冰壑,尖石嶙峋,不断迎面撞来,我心里却无半点儿恐惧,只是紧紧地抱着他,泪水盈眶,心想,我终于找到他啦! 「到了谷底,那些追兵早已看不见了。他笑道:『姐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拉着我沿溪流朝南飞掠,穿过草野,穿过森林,到了一湾芦苇摇曳的湖边。 「月光将湖面镀得一片银白,就连那连绵的芦苇也仿佛霜雪覆盖。大风刮来,湖上雾霭渐起,一大片一大片的流云贴着湖水无声无息地飞过。这景象如此静谧而美丽,宛如梦境,让我也变得迷蒙起来。 「他拉着我跃上一艘泊在苇草中的木船,用手划水,朝湖心荡去。过了好一会,到了一个小岛边。碧叶连天,荷花摇曳。他将小船停靠在荷花身处,突然纵身跃入水中。 「我吃了一惊,正要探头呼唤,手臂一紧,被他拉得翻船落水。他将我紧紧抱住,猛地吻住了我的嘴,朝水里沉去。我如遭电击,晕晕沉沉,随着他一起朝下悠悠坠去。 「淡淡的月光照在青灰色的水里,隐约可以瞧见湖底贴伏着一条巨大的怪鱼,张着嘴里,露着森森獠牙。 「我心里一凛,挣扎着想要提醒他,他却摇头微笑,拉着我的手,箭也似的冲入那大鱼的口中。 「到了那鱼的肚腹里,我才发觉这条大『鱼』竟然是石头筑成的。『鱼』肚用水晶帘相隔,外面是湖水,里面却能自由地呼吸。里面的案几床榻,摆设得一如当日鲲鱼。 「他贴着我的耳朵,低声说:『好姐姐,你可知道我最为怀念的是什么时光?这些年里,我一直惦念着你,惦念着和你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我又是惊讶又是喜悦又是悲伤,再也按耐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原来他用石头砌成巨鱼,是为了Ji念和我在鲲鱼中生活的日子。他说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那云水相接的湖面,总是他想起『罗裳独舞,水云渺渺』,想起我的名字。 「我明明知道他嘴上如涂糖抹蜜,却依然听得意乱情迷。所有的嗔恼、怨怒、委屈、悲苦……全都转化成了如火如荼的幸福与欢悦,让我融化如春雪。就在那夜,就在那荷花摇荡的湖底,我迷迷糊糊地将自己交给了他……」 「住口!」我听得怒火焚烧,再也忍耐不住,「我没兴趣听你寡廉鲜耻的往事,我只问你,『天之涯』究竟是不是鲲鱼所化?我爹在不在鲲鱼的肚子里?」 她微微一笑:「别着急,我还没说完呢。」顿了顿,继续说到,「我和他在『云苇湖』里一住便是二十多天,那二十多天是我一生中最为快活的日子。 「有时,他将清晨的露珠与黄昏的雨滴串成项链,挂在我的颈上,说要和我『朝朝暮暮,永不分离』。 「有时,趁我睡着,采撷了千万朵鲜花,铺满我全身,然后又将这些花儿蒸成水汽,收入水晶瓶里,说从此就拥有了我的气息。 「就连这两条青蛇,也是他从湖里抓来的,说要让它们日日夜夜挂在我的耳梢,倾听对我的思念。 「每一天,他总是能想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花样来讨我欢喜,每一天,我都像是活在梦里,幸福甜蜜,又带着不真实的虚幻。就连走路,也仿佛踩在软绵绵的云端。清晨醒来时,常常不敢睁眼,生怕一睁开双眼,一切又烟消云散。 「云苇湖里,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黄帝和龙妃也从未现身。每次问他父母的下落,问他这两年来的生活,他总是笑而不语。 「那时我正情浓似水,虽然想起那画他像的红衣?女少?,想起女儿国公主,总难免酸溜溜地想要追问究竟,但被他甜言蜜语一打岔,便有忘得一干二净。 「唯有一件事,始终搁在我心底,像一个难以打开的死结。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要问他,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这两年里始终不来找我? 「他却笑嘻嘻地说:『花开自有期,何必借东风?等到檐钱柳叶变绿,燕子自然会飞回来。』 「我听了很不满意,说:『要是燕子就是不飞回来呢?』他叹了口气,说如果有一天,我又消失不见了,他一定也会像我一样,满世界地找寻,直到找到我为止。我这才重转欢喜。 「然而花无百日好,再长的美梦总有醒来的时候。一天半夜,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有人叫道:『昌意!昌意!』 「我睁开眼,却发觉他不在房内。那声音凶狠低沉,竟是从岸上穿透水波传来,我顿觉不妙,连忙冲出石鱼。 「从荷叶间隙朝岛上望去,草坡上昂然站着一个大汉,右手握着一柄蛇形长刀,左手提着一个红衣?女少?。那?女少?脸色煞白,满脸惊慌恐惧,正式当初在忘川河畔勾画泊尧形象的女孩儿。 「月光雪亮,照的湖面银光万点。那大汉一边传音呼喊,一边四下转头张望。我看见他的脸,吃了一惊,他竟然是我大哥手下的得力干将,『九头蟒』相侑……」 她顿了顿,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淡淡道:「此人就是相繇、相柳的父亲,当年也曾和你彩云军在北海交过几次手。 「我离开蛇国,四处寻找泊尧下落,大哥担忧我的安危,就派他来寻找保护我,不想他追到穷山,知道了我大闹女儿国婚礼之事,就因此猜出了昌意得身份,惹出了无穷的风波。 「我刚想喊他的名字,却见他一把捏住红衣?女少?的脖子,沉声说:『昌意,你再不出来,我就捏断这丫头的脖子。』话音没落,泊尧便从他斜后方冲跃而出,一掌拍在他后心,将红衣?女少?劈手夺过。 「相侑喷出一口鲜血,脸上却露出狞笑,口中念念有词。红衣?女少?忽然尖声大叫,低头咬住了泊尧的手臂。我大吃一惊,还不等冲出湖面,泊尧便已脸色青紫,坐倒在地。 「相侑从怀中取出一个八角铜瓶,哈哈大笑:『这小子的真气果然了得,若不是神上出此妙计,要想将它擒获还真不容易。』瓶里光芒喷吐,冲出一个头戴毡帽的双头蛇人……」 延维!我心中一震,感情这老蛇巫几年前便与相侑联手,盯上了公孙昌意。其目的多半便是那「轩辕星图」了。 果然,又听罗沄「哼」了一声,说:「我虽然没见过那老妖怪,但见他那猥琐贪婪的模样,便猜出了他是谁。他摇头晃脑,之乎者也地说了一通,逼迫泊尧交出」轩辕星图「,说什么那?女少?已被他下了」万蛇涎毒「,被她咬上一口,唯有他独门秘药可解,否则必定受尽七天七夜的痛楚而死。 「我听得气恼已极,从水里跃出,放声大笑:「你们来的太迟啦,轩辕星图已经被我拿走了。相老头儿,你要想活命,就先杀了这老妖怪,把解药交给姑奶奶。」相侑看见是我,脸色顿时变了。 「他中了泊尧一掌,经脉已断,那里是我的对手?延维也全无真气,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但延维还不等相侑回过神来,已甩出几条毒蛇,咬在相侑身上。相侑嘶声惨叫,不过片刻,便周身痉挛,倒地而亡。」 我大感意外,忍不住说道:「既然害死他的是延维,那当日当着相繇,相柳之面,你为什么不说出此事,让他们自行内斗?」 罗沄摇头咯咯直笑:「那两兄妹想要『轩辕星图』都已想得发狂了,对老妖怪言听计从,你以为他们会相信我说的话么?再说了,看着他们被杀父仇人这般耍弄,何等滑稽有趣,我又何必扫了大家的兴?」 她顿了顿又说:「老妖怪杀了相侑,又慌忙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方瓶,抛到我的手中,说此事与他全无干系,是相侑在南荒将他抓住,逼迫他寻找轩辕星图。那是我一心只想就泊尧,竟没起疑心,便将方瓶里的药丸喂他吞了下去。 「泊尧刚吞下药丸,立刻痛的纵声大叫,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将我重重的甩了出去。老妖怪趁机跃入水中,转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这才知道上了他的当,又气又恨,却无暇追赶。又怕他逃走后,重新带着奸人杀回来,仓促间,只有封住泊尧的经脉,抱着他御风飞掠,逃到了雪山深处。 「那毒药极为猛烈,泊尧脸色青紫,浑身僵直,七窍流出黑血。到了这时候,也只有什么法子都试一试了。一夜之间,我便在诸夭之野的各部族里抓来了九个巫医,勒令他们设法相救。但他们都说这蛇毒是上古秘方所制,世上无人可解。我一怒之下,就将他们都杀了。 「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泛着青光,那么俊俏的脸,那一刻竟变得如此陌生可怖。柳叶黄复青,燕子去又回,但他呢?难道真的要从此永诀?我越想越是伤心,如果他真的死了,我活着又有什么兴味? 「想起我们所说的那些山盟海誓,更是心痛如绞,索性抓起他的手臂,大口大口地吮吸伤口的脓血,然后吐到一旁。心想,要么吸尽他的毒血,将他重新救转;要么就和他一同死在这里,永不分离。 「我吸了十几口,便觉得天旋地转,寒意攻心,牙关咯咯乱撞。但那时我什么也顾不得了,一边为他吸血,一边将那九个巫医的血液放出,盛入冰管,再输入他体内。 「这么折腾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夜里,他的脸色终于转为苍白,体内的毒素也都清得差不多了。我混混沉沉,浑身冷的簌簌发抖,再也支撑不住,伏在他身上沉沉睡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