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批判

抽个美女打江山 894 作者浪漫忧伤 全文字数 4358字

柳如是心里头在想什么,周少瑜自然猜不到,但多少有些底,总之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便是,此外,也是颇为无语的,汪汝谦那般郑重其事的介绍自己的名字和表字,结果柳如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说明啥?说明完全没有印象嘛。 也就是说,那些个拜帖算是白写了! 事实的真相真是叫人伤心呐。 作为一个玲珑八面的人物,柳如是不会轻易的去交恶谁,不管对周少瑜印象如何,起码人家是抱着好心的态度来的,不然也不会说愿意出资刊刻文集。 哪怕有婉拒的心思,也会摆出一副相谈甚欢的表情来。 不过,话题的内容却有点出乎柳如是的意料。 对于柳如是而言,寻常所接触的,基本都是书生才子,或是装模作样卖弄,又或者是有真才实学叫人倾佩,再或者便是那种竭力夸赞讨好想打动她抱得美人归之人。 总而言之,其内容大概是基本脱离不论什么诗词歌赋书法画技,哪怕是个大老粗,也会附庸风雅的谈论此种话题。 然而周少瑜不,压根半分没有谈论才学话题的意思,在各自坐下之后,反而开始询问她都去过哪些地方,风土人情如何。 这就叫柳如是又点为难了,作为时下最受追捧的存在,随便出现在哪,都少不得被安置的妥妥当当,哪怕出行也有人一同上路。 风土人情?不是说没有,只是很少会直接接触这些,根本没有太多的机会,此外,柳如是自身关注的重点,也不在此。 除却才学,柳如是最关注的便是局势,柳如是嘛,自然是忠于明朝的,对于北边的满清很是反感,说到底,终究是外族不是。 眼下已经是十月,不仅各地起义不断,最大的祸害鞑子也再次入关肆掠。如今传言,京师守备已经戒严,移青、登、莱、天津之兵,意图剿之。 如今主流认为,王师合力围剿,必将鞑虏驱逐于外,相对乐观。 柳如是也大抵如此认为,好容易转到自己熟悉的话题,在暂且无法离开的情况下,自然少不得分析一二,言明军必胜。 老实讲,周少瑜也很希望明军胜啊,可是,事实上压根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从九月入关到来年三月出关,攻下州县七十有余,劫掠人口近五十万,杀害百万,劫掠金银百万,史称戊寅虏变。其中名臣卢象升战死,济南遭遇屠杀。 战胜?没可能的。 按照原本的想法,周少瑜是打算以此表现出预断,惊一惊柳如是。因为人家是真心关注这个,也是一位颇有气节的女子。 不过忽然觉得,若是用这般的方式去引起妹子的注意,未免也太对不起那些惨死之人,最终作罢。 是以,面对柳如是属于主流观点的分析,周少瑜摇摇头不再言语,只是贸然停止原本的安排,一时半会之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为避免冷场,反倒是和汪汝谦随意攀谈起来,至于柳如是,却是交给了大小乔。 三人皆是女子,也没什么好避讳,坐在一块小声交谈。 对于周少瑜的态度突然转变,柳如是当然有所察觉,大抵是不放在心上,但也难免好奇,很显然,周少瑜是不认同她所述观点,唱衰之人并非没有,可大多都是些哗众取宠之辈,可观周少瑜的模样,又并非是装模作样。 “妾以为,周郎应当是失望了吧。”面对柳如是委婉的试探询问,小乔一点没客气的道。 大乔随着周少瑜去了并州,小乔则留在了潭州,老实讲,姐妹两各方面能力都不算突出,最有作用的,还是能够远距离时时交流。 于潭州坐镇掌权的,自然是李清照无疑,每个妹子都会发挥自己的作用,只不过也会根据各自的能力分配不同的任务,比如蔡琰,这位书痴音痴,对于政事方面委实不怎么擅长,是以主要任务还是编著新儒家学说,此外就是在李香君她们的辅佐下,多编造一些简单易唱的曲调便于宣传,以及安排一些戏剧之类。 基本上来讲,同样不擅政务的小乔,算是长期跟随在蔡琰左右作为助手一般的存在,别的方面不好说,但对于音律,还是有几分心得的。 时常待在一块,蔡琰又是个淡雅恬静的性子,也时常教导她不少的东西,久而久之,两人自然相处的愉快,感情可谓深厚。 结果现在冒出一个人来被称作赛班蔡,哪怕以后可能会成为姐妹,小乔也开心不起来,忍不住要抱不平。直接出言批人不是她的性子,不过眼下么,却是有个好时机呢。 失望?对我失望么?听见小乔的话语,柳如是不由暗想,然而似乎并无表现不妥之处吧。 “周郎平生,最讨厌的便是那些只知诗词文章吟诗作赋却不知百姓疾苦之人,夸夸其谈盲目乐观脱离实际,满嘴仁义道德,却将百姓视作蝼蚁,莫看周郎此刻笑容灿烂,不过怕是对这诗会是很看不上的吧。” 好么,小乔这话说的,很有那么点指桑骂槐的意思,反正柳如是的脸色是不怎么好看。 而小乔,真论才学,所有妹子里头,真么排也排不到她,这点上本身也很有自知之明,然而排不上不代表差,更莫说,连后世什么模样都见识过了,又怎么可能没看过史书。 事实上,前几日还特地找周少瑜要来翻看一二,了解现下的情况。等于说,作为一个‘预言者’,很多问题那都不叫个事。 “如今天下民不聊生,各地起义叛乱不断,即便这江南富庶之地,寻常人家的日子也过的颇为紧实,然而放眼望去,金陵河畔销金窟,吟诗作乐把酒言欢好不快活,满是纸醉金迷醉生梦死。” 柳如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小乔,心说这话若是传扬出去,得罪的人可不少,而且她也不认同,于是赶紧道:“非也,仍是有不少有识之士四处奔走,愿为抗击鞑虏献出一份力。”
“如何奔走?逛青楼?办诗会?还是三五成群结伴而游?嘴上喊的震天响,可又做了多少实事?”小乔立刻质问。按照她的观念,眼下的儒生,是颇为瞧不上眼的,更莫说很多东西早受到了周少瑜的影响。 “莫不是叫我等上阵杀敌不成?”柳如是觉得交流困难。 “上阵杀敌?怕是直接就崩溃从而印象全军士气了吧,若真如此,只会败的更快。”小乔的语气不无轻蔑。 “柳公子所处环境,或许不觉的有什么,有不少义士在高喊忠君爱国,抗击鞑虏,也得到不少的响应。然而实际上,除此之外呢?可又做了什么?又是否当真影响了所有人?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的傻书生盲目自大自娱自乐罢了,若鞑虏当真杀来,又能剩下几人真有气节? 开销花费那么多,能够救济多少百姓?孟子有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荀子也有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乃国之根本,可结果如何?妾有一点,最为不解,士子官吏皆出于民,然而莫说爱民如子,便是平常相待都难,甚至于蔑视贬低乃至靠近一些便觉恶心,为何? 有民,才有粮食、兵员,才能与鞑虏抗争,民安稳,国才能安稳,若是能够饱腹,谁又愿意造反?如今各地奇异叛乱不断,试想一下,若是前线将士得知家乡叛乱,家人亲眷生死不知,又有何心思踏上战场? 凭借大义么?便是那些所谓才子书生都不一定能做到,又为何要求尔等嘴中的‘无知小民’,以妾之看法,若国之存在,连民之小家都无法周护,要之何用?” 诚然,这些话语或许有些偏激片面,有些东西,甚至就是目前大梁潭州正在开展宣传的。道理肯定有些道理,当然了,要以此就像直接将柳如是给震出和说服,那也是不可能的。 相反,柳如是更好奇的,是一介弱质女流能有自己的想法见地。要知道,柳如是本来还以为二女不过是花瓶玩物一般而已。 不过小乔似乎说上了瘾,将柳如是好奇的目光理解为对于话语的好奇,便继续道:“因周郎的关系,妾也早闻柳公子之名,闻以女子之身身富五车,且常年行走在外,见识颇广,周郎常言,世界那么大,哪怕是女子,也应当多出去走走看看,是以妾以为,柳公子也当是我等女子楷模,想必周郎也是满怀期待。奈何就目前看来,才学如何暂且不提,但实际却仍旧是井中蛙世俗之见罢了。” 这话可谓相当的不客气,小乔也有点小心慌,到不是怕得罪柳如是,而是怕周少瑜回头不高兴,可转念一想,人家现在也不是自家姐妹嘛,再说了,真当那么多妹子一点吃味都没有?不可能的嘛。 “喔?敢问如何个井中之蛙?”柳如是到也没生气,反到有点开心。 莫要误会,并非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喜欢被侮辱啊什么的。而是虽然小乔的话不客气,但却也是时下难得的奇女子,寻常女子,可说不出这么一通话来,固然肯定会有那周少瑜的影响,但是,显然人家也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理解的。 这个可不容易,毕竟现在的女子,大抵就是相夫教子才是首要吧。独立思想?很难有的。 “自然是一叶障目,柳公子所处环境与接触人物,皆遮掩了柳公子的眼睛……” 好嘛,总之,小乔对着柳如是一顿批,连带着,将那些名士之流也批了,只不过没指名道姓而已,实际上,小乔不认识谁,至于批,是基于整个时代之上,对整体大局的批而已罢了。就像方才那句话,说那些人遮了柳如是的眼,换言之,不就是那些人都辣鸡嘛!? 柳如是也辩驳了几句,不过见小乔坚持己见不可能改变想法,也就懒得再说,反正肯定是不会服气的,在她的眼中,有些人的确很有才华,也很有大义。 周少瑜自然是不晓得小乔和柳如是的对话,在他看来,第一次见面算是失败了。以后如何,还不好说,不过总归是能想到办法的。 待回到住处,听闻了事情经过,周少瑜也是哭笑不得,然而细细想想,似乎,也不算坏事?至少,人家并没有拒绝出资刊刻文集一事么。 如果周少瑜只是为了亲近关系,这自然不算什么好事情,道不同不相为谋嘛,虽说是出自小乔之口,但这个锅,肯定周少瑜会背上不少。 但如果目的是勾搭走,那反而是件好事,就看如何操作。比如,扭转柳如是对于那些人的看法以及自身的一些想法。 接下来几日,汪汝谦开始操办柳如是诗集刊刻之事,并书信一封,请林雪作序。毕竟是自己的诗集,柳如是也颇为上心,看看是否有何不足需要修改之处云云,总之,有点忙,更莫说平时还少不得应酬。 这几日,周少瑜和大小乔都不曾出现,结果突然一出现,便叫柳如是大吃一惊。 “君以为,牧斋先生如何?”周少瑜折扇轻摇,笑容很是和煦的问道。 牧斋先生,便是历史上柳如是在几年后会嫁过去的钱谦益,水太冷,不能下嘛。然后转身就自己剃了个尾巴辫子。 如今柳如是已经和钱谦益结识,不过还不怎么熟悉罢了,但若说印象,却是极好的。 钱谦益降清,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人当然不知道。钱谦益在士林的地位很高,名声也还算不错,嗯,哪怕因为科考作弊案被罢国官。 抛开其他不提,钱谦益的才学没得说,不然怎么成为清初诗坛的盟主?仅此一点,就很容易让柳如是折服。 所以,柳如是的回答不用想都知道,必然都是好的。 “那便去见识见识,那牧斋先生是否当真如此。”周少瑜说罢,也不等回答,自顾自就往外走,柳如是皱皱眉,却也没多想,只以为这是去拜访而已,然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