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暴雨倾盆

大明第一祸害 342 作者俗人喝茶 全文字数 2368字

在全家性命和牛肉汤面秘方中二选一,摊主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性命。 朱寿打了几下酒嗝,拍拍识时务的摊主,“回头转告你的上级王传头。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加入白莲教的信徒会逐渐减少,让他专心致志埋头传教。和鞑靼和一起贩盐赚了2000多两银子,全给了外面养的女人,让妻子和儿女喝西北风。你家的教主不行,把人教成畜生。” 傻愣的摊主嘴巴一张一合,吓得连话都不会说。太子竟然连这种事都知道! 谷大用和江彬扶着朱寿离开,府军前卫从围观的行人中押走了3位面摊的常客。 听到‘白莲教’三个字,热闹的街市立刻作鸟兽散。面摊左右两旁的食肆马上收拾东西搬走。日子越过越好,谁敢和白莲教扯上关系。 “白莲教是邪教,大家不要加入。本宫给大家推荐罗教。罗教提倡相互扶持,谁家有困难,教中的兄弟姐妹都会相帮。”朱寿爬到了谷大用的背上,高举双手喊道,“罗教是我家,爱心靠大家!” 在场不知道罗教的,现在也都知道了。 江彬抓狂:“谷公公,殿下说的是醉话吧!” 太子殿下完全不按剧本演,让陪演的他们心很累。摊主是西北地区白莲教负责走私的香主,怎么能说放人就放人呢? “本宫没醉!京师有人想要毒害父皇,本宫正等着他们动手,抓现形。关键时刻怎么可能喝醉误事。”朱寿低下头,双颊红彤彤,好似涂抹了胭脂。 江彬长叹一声:“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还说没醉呢!” 肃王内心翻江倒海。太子故意演这出戏的目的是什么? 兰州是西北通往草原的中转站,混杂着各路人马的眼线。今日太子说的每一句话,会一字不落地传出去。传到京师,想谋害陛下的人还敢下手吗?对方不敢下手,太子如何抓现形? 四周的人跑了个精光,门口排着长龙的电报站格外突兀。太子能放过面摊摊主,想必不会大肆搜捕白莲教徒。租借仓库的商人,不会耽搁赚银子的生意。 看到电报站,肃王想到了电话。电报站只能在兰州和赤岭两地发电报,卫所的电话直接连到京师的军机处。 肃王顾不得醉酒的太子,策马狂奔到兰州中卫,把今日的事通知提督军机处的五位藩王。 “有人利用皇家商行,想在水果中下毒毒害陛下?”接到电话的晋王被弄蒙了。 年轻的伊王不解地问:“太子想抓现形,难道没通知陛下知晓?” 刘大夏沉吟片刻,狐疑地打量眼前的五位藩王。 蜀王接触到刘大夏怀疑的目光,马上反应过来,“本王怎会做谋逆之事!” “我等只有提督监察的权利,无法调动兵马。为何要毒害陛下?”德望最高的晋王立刻附和。 鲁王摸着漂亮的胡子说:“皇家商行和水果相关的,只有罐头作坊。可是可陛下能吃到各地的新鲜水果,不喜欢吃罐头。” “本王的孙子有幸被罐头作坊招募。罐头作坊除了水果罐头,最近又推出了八宝粥。八宝粥离不开莲子,江西石城的白莲有名,夏天又是莲蓬盛开的时候。王府从江西送了一批新鲜的莲蓬。”就藩江西的淮王都快哭出来,“本王挑了最好的莲蓬送入宫。莲蓬不算水果吧?”
晋王爆呵一声:“还愣在这干嘛,马上把莲蓬追回来!”不管是不是,当务之急是撇清干系。 晋王在宗室德高望重,今年被陛下任命为宗人府宗正。他比其他人知道的内情更多。本来陛下反对藩王入京参政,在太子强烈要求下,陛下才同意试试的。藩王提督军机处只是开始。 可一旦提督军机处的藩王和谋逆扯上干系,陛下还会允许藩王参政吗? 淮王步伐利索地冲出本仁殿,晋王等紧随其后。保国公、刘大夏对视一眼,打电话给乾清宫、奉天殿、坤宁宫等陛下常去的地方通知此事。 “太子为何要把消息透露给肃王?”保国公百思不得其解。 刘大夏抽了口云南送来的云烟,反问道,“如果莲蓬下毒一事属实,国公爷相信是淮王干的吗?” “虽然之前淮王上奏提了提江西的事。但淮王的封地在江西,于情于理都要照应当地的乡绅、商人。”保国公抱臂思考,“不太像是淮王。” “如果所有的证据表明下毒一事是淮王做下的,那么太子通过肃王提醒,也就说得通了。”刘大夏吞云吐雾地说。 刘大夏猜测:太子不想放过真正的下毒者,可太子也没证据证明谁是真正的下毒者。 “太子对肃王提起了嫡长子继承制……”保国公眼神一闪。 接下去的话不用明说,大家心知肚明。先帝没有嫡子,陛下是长子。先帝临终前想改立兴王。 “英国公去了郧阳,军机处只剩你我两人。国公爷约束三大营,下官去趟五城兵马司。”刘大夏放下烟杆,灭了烟丝道。 保国公眉心隆起:“让锦衣卫陪同刘大人一起去。”兴王妃是中城兵马指挥使蒋之女。中城兵马司离皇城很近,他们不得不防。 “放心吧,那个小祸害肯定有后手。反而是我等被瞒在骨子里一无所知。”刘大夏背着手走出军机处。 保国公眉头深锁:“总觉得太子还有其它的打算。” 得空的弘治帝抱着福泰公主入清宁宫请安。 老崇王死后,太皇太后的身体时好时坏。前几天清宁宫冷气打的太足,太皇太后得了风寒卧床不起。皇太后、张皇后等后宫几位主子都来了清宁宫。 “皇祖母尝尝石城新鲜的莲子。”张皇后亲手从保温箱中取出莲蓬。莲蓬上沾着几滴水珠,好像刚从水中采摘。 女官熟练地剥下莲子装盘。 太皇太后摇摇头:“哀家没胃口。让皇帝尝尝。” 弘治帝轻轻一笑,把福泰公主递给张皇后,从盘中拿起莲子作势想要吃下。 “陛下,不能吃!”跑出一身汗的淮王冲进来阻止。 当内侍提着吃了莲子死去的兔子离开,晴空万里的京师突然电闪雷呜,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弘治帝站在窗口,滂沛的雨势阻挡了视线,只看到宫外店铺里点亮的灯火。 “彻查。”弘治帝言简意赅。 清宁宫众人神色各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