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突如其来的投靠

大明好国舅 657 作者宇丑 全文字数 3700字

马度讶然问道:“先生您是想回徽州老家了?” “老夫回徽州做什么,认识的亲友故旧都快死光了,哪有在这里过得舒坦。 老夫行将就木,也不知道还有几日好活,你难道不该做点准备。” “先生可有什么不舒服?尽管告诉晚辈,定细心给您医治调理。” “你医术再高也终究是个医生,还能让老夫长生不死做千年王八,放心老夫好的很,不过人终有一死,总要做些安排。” “你不是想让那三个老头接我的班吧?”朱升摆摆手道:“不行,罗先生太刚直,宋仲温在皇上面前说不上话,主敬原本是个好人选,可从前恩宠太盛荣耀太多,在皇上跟前怕是直不起腰来。” 马度指指自己,”那晚辈就不行吗?‘’ “你要是不想当王莽,还是不要做山长的好,到时候满朝都是……” 马度连忙的捂住他的嘴,“先生当真是老糊涂了,什么都敢说,是要害死我啊!”扭头看看办公室外面的铁铉,他应该没有听见。 朱升拿开他的手,“胆小如鼠又没风骨,哪里能做得了山长。能把郭太史的后人招来,也算你有本事了,既然你给书院带来一位名师,这未来的山长就包在老夫身上,到时候你可得好好供着。” 出了办公室,马度找了个管事带着铁铉去办理入学手续,安排食宿,自己则是穿过操场,到了薄启授课的教室。 跟着他学习营造之术的学生越来越多,教室早已扩建,比后世大学里的公共教室也是不差,窗明几净,屋子里头摆满了模型。 薄启趴在窗边的小桌子上,一边享受着春日的阳光,一边吃早饭,一碗奶茶,一个大菜包子,还有一坨黑不拉几狗屎一样蜂胶。 忠心耿耿的宦官海英,竟然粘了假胡子侍立在一旁,正仔细的给他剥着鸡蛋,见马度来了便笑呵呵的一礼,“侯爷您来了。” 薄启喝了一口奶茶,“他现在可不是什么侯爷白身一个,现在书院里头都快没他的位置了,你还真是好运气,连郭守敬的后人都能找得到。” “嘿嘿……只能说是巧了,海英可还有奶茶吗,给我来上一碗。”马度紧挨着薄启坐了,“郭老头的长孙你可见过了吗?觉得如何呀?” “见过了,是个好孩子,是要让老夫收他做弟子吗?你就不怕再出个什么篓子?” 薄启所指的应该是那个除夕雪夜,看来老朱给他留下的心里阴影不小。 接过海英递来的奶茶,马度轻轻的啜了一口,拍拍薄启宽厚的肩膀,马度笑道:“你想多了,虽然郭太史给你祖上打过六十年的长工,可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差着好几辈就算是有些恩情也早就烟消云散了。 那郭家的老头傲气的很,连当今的皇上都不上赶着巴结,还会在乎你这个退位过气的。听说你的舞姬生了女娃儿,你视若掌上明珠,有了上次惨痛的教训你应该不会拿她的未来做赌注吧?呃……呕……” 瞥见薄启嘴里那坨又粘又稠的蜂胶,马度不由得干呕一声,早上吃的豆花差点冲到嗓子眼。 “哼,你自己看着都恶心,却让老夫每天吃顿顿吃,就不能换点别的。” “这是好东西金贵着呢,你能老来得女可全靠它,说起来我也有一份功劳,你别不识好人心。” “你这话里有歧义,老夫的便宜也是你能占的。” “一句玩笑话,何必当真呢。说正事吧,让你做的蒸汽船到底如何了?” “老夫刚得了一个千金宝贝,这会儿哪有心思,再给老夫一些时日,最迟到今年夏天,保证你能试航。” “不着急,关键是稳妥,要是行驶在茫茫大海之中翻了船那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薄启重重的点了点头,“定不叫你失望,你要记得答应老夫的事情。不跟你说了,老夫新收的好徒儿来了,也不知道留给他的课业做得如何,有没有营造方面的天赋。” 窗子外面,郭牧穿过操场缓步走来,手里还捧着一个高粱杆扎成小玩意,想必那就是薄启留给他的课业了。 “看来你的动作比我想象中的快多了。” “那是当然,这些年老夫收的学生不少,可大多资质平平,好苗子全都给那几个老家伙抢去了,难得碰上一个自然是要出手快些,那郭达还不乐意,是我强收入门下的。” “恭喜了,我就不打扰您教导学生了,告辞!” 马度在书院里头闲逛了一圈,既然有人替他上课求之不得,刚要回家就碰上拿着教材从教室里面出来的郭老头,他冲着马度拱手一礼,拦着马度笑吟吟的道:“国舅爷,这就要回家去了吗?” “郭老先生,您这么客气让我很不习惯哪。”看着郭老头满脸笑意,马度总觉得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老夫惭愧,在山东时只以为国舅爷是轻浮跋扈的浪荡外戚,靠着姻亲得了爵位,在书院几日,听闻诸位先生说起国舅爷的轶事,才知道自己眼拙小看了您哪。”
马度摊摊手无奈的道:“我很像您口中说的那种轻浮跋扈的外戚?” “像,堪称典范,是老夫以貌取人,在这里给您赔礼了。”郭老头说着还向马度一揖,“旁的不说,单这一本教材便知国舅爷于算学一道可称宗师,老夫不及也,更遑论国舅爷战功赫赫,还创下这偌大的书院,乃是不世出的英才。” 还从未有人这般夸赞过自己,可能是平常被打击的多了,这让马度很不习惯甚至有点脸红,他错开身子道:“当不得先生大礼,更当不得先生谬赞。都过去了,先生不必太自责了。嗯,您对住处可还满意,饮食习惯否?” “呵呵……老夫一家在乡野之间住茅屋草棚吃糠咽菜近十年,跟这里的生活简直是云泥之别,吃得不不必说,刚来书院,朱先生就让账房先给老夫预支了两个月的薪资,肉菜粮油也给了许多,若是不想做饭就到食堂来买,家里的娃儿撑得都积了食,这些年跟着老夫受苦了……” 郭达说家常一样的絮絮叨叨,一边走一边引着马度避开下课的学生到人少的地方,“至于住的地方就更好了,不怕国舅爷笑话,老夫并非嫡出,仗着几分的小聪明得曾祖怜爱,但也不曾住过这么好的房子,简直就像是画里画的那样,屋里有暖气不说还有水井,只是院子里头没有茅房两个儿媳十分的不便。” 水井?茅房?用脚趾马度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真怕他受不住打击一病不起呀。 看着马度踌躇的模样,郭老头疑惑的问:“盖一个茅房很难吗?若是不行,老夫亲自动手也不麻烦。” “一个茅房而已,回头我让家中的仆役给您修就是,只是那水井怕脏,您用火碱多多清洗才行。” “那就多谢国舅爷了,只是眼下还有一难处。”郭老头把目光望向操场的另外一头。 “你是说薄先生吗?我还没有恭喜您呢,您的孙子可找了一位好老师,日后当前途无量。” “国舅爷莫不是在说笑,当真以为我不认得他吗,虽然他模样变了许多,当年他出巡时老夫曾在街头见过,国舅爷怎么能把这样一个人放在书院呢,会给书院招来大麻烦的。” 马度劝慰道:“这个您尽管放心是皇上同意的,书院也确实少不得这号人,况且我也确实也需要他。先生是担心给自己家里招来麻烦吧。” 郭达叹口气道:“唉,曾祖在时亦好机关之术,牧儿也好此道,拜其为师原本是好时。可谁叫曾祖做过蒙元的旧臣,现今牧儿做了他的弟子,瓜田李下的难免招皇上猜忌。” “您多心了,他登极时郭太史已经离世多年,郭家又无人为官,与他半点瓜葛也无。这些年他相当的安分,醉心教学研究学问,几乎没有是非,皇上对他也很放心。” 郭老头一脸愁苦,五官都拧到一起了,“可一旦出了祸患老夫这一脉香火当真要断绝了,愧对祖宗呀!” “先生勿忧,就算真的出了乱子,有我在必定全力周全,保您满门平安。” 郭老头满脸的褶子立刻绽放开来,“当真,国舅爷高义无以为报,日后若有需要,老夫一家男女老幼但凭国舅爷差遣,莫敢不从!” 这是个什么情况?马度扣扣眼屎,上上下下将自己打量一番,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儒袍,一双陪他征战辽东的破靴子,实在没有半点的非凡之处,只有从鞋面上的窟窿伸出来的大脚趾稍显霸气,怎么就让骄傲的郭老头纳头便拜了呢。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乎,马度一拍脑袋:“老头你在给我下套!” “这么快就发现了,国舅爷果然是英才。” “你这是讽刺我呢,还是挖苦我呢,老实交代你到底打得什么算盘,明白的告诉你,书院不兴那一套,少把歪风邪气往这里带。” 郭老头却一脸的正色,“老夫不过是想给满门老弱妇孺找个大树而已,这难道有错吗?” 马度却是一脸漠然,“只要书院的人遇到了麻烦,无论学生、先生,就算是食堂里做饭的大伯大婶,我也会庇护,倘若谁做了什么不轨不义之事,我第一收拾他!” 郭达苦笑一声,“老夫年过花甲手无缚鸡之力,家中满门妇孺,只有一耿直次子撑门面,能有什么不轨不义之举,不过是想百年之后他们能有个依靠这难道有错吗?” 他面带悲戚,言辞诚恳,不似作伪,马度顿时信了他几分,“您在好好教书能生出什么事来,您的儿子在太史院修修历法也无关朝政,只要再过十年,您家里的几个小孙子就成材了,您且安心享福吧。” “国舅爷真的这么想吗?这书院看似逍遥平静,可却非人间净土,反而与朝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朝堂若有变故这里必难幸免。” 马度剑眉一挑,心道:“真是看走了眼,这才是个世事洞明的老狐狸!”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