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吩咐

第一娇 198 作者苹果小姐 全文字数 2359字

清晨的鼓楼大街,已经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马车里,王氏眉眼微阖。 丫鬟收了探出窗外的脑袋,朝王氏道:“夫人,朝晖郡主跟来了。” 王氏闻言,面容不动,沉默了一会,忽的嘴角扯起一抹笑,“跟来也好。” 穿过热闹的鼓楼大街,左拐右拐便是铜钱胡同。 相较鼓楼大街的热闹,铜钱胡同冷清的宛若另一个世界。 马车辘辘,在胡同里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停下。 王氏扶着丫鬟下车,瞥了一眼隔壁紧闭的绿漆大门,抬脚朝自己的院子走过去。 距离王氏生辰还有一阵子,平阳侯在开拔前已经买下这座宅子作为她的生辰礼。 宅子布置,很是朴素简单,不过一些日常用具而已。 王氏安排了两个下人守着院子,一男一女,是对老夫妻。 除了平常洒扫,下人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日日给牌位清扫上香。 不是一个牌位,也不是两个牌位,而是整整一屋子的牌位。 屋里,牌位前。 老妇人点了一捆香,递给王氏,“夫人。” 王氏面容微重,接了,握着手中的香,对着众牌位,恭恭敬敬拜了几拜,然后将手中香一根一根依次插到每一个牌位面前。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王氏插完最后一根香,丫鬟回禀,“夫人,秦苏来了。” 王氏眼中带着点点泪光,凝着那片牌位,沉沉叹出一口气,转身离开。 会客厅,秦苏背对着门,负手立在当地,仰头看对面墙上的一幅画,脸上带着粘稠的哀伤。 听到脚步声,秦苏吸口气,转头,朝王氏行礼,“您来了。” 王氏扫了一眼那幅画,指了一侧的椅子朝秦苏道:“坐下说话。” 落座,秦苏道:“刚刚我进来的时候,瞧见朝晖郡主的车跟来了。” 王氏点头,“嗯。” 秦苏疑惑,“您不怕她发现什么?” 王氏抿唇一笑,端了茶盏,“这宅子隔壁住着的,是苏蕴的外室。” 秦苏一愣,转而笑起来,“那她是能发现什么。” 语气里,带了点幸灾乐祸。 阳光透过门窗,打进来,落在秦苏身上,明暗相间中,秦苏的笑,干净清朗。 王氏看秦苏的目光,柔和里,带着浓浓的溺爱,“最近可好?” 秦苏点头,“一切都好,我父亲身体也比之前强多了。” “那便好。”王氏笑道:“过几日,不出意外,云王府该是要有人入京了。” 王氏一提云王府,秦苏骤然神色一冷,“他们要来!” 置于桌上的手,倏忽捏拳。 王氏看了秦苏捏起的拳头一眼,“我叫你来,目的有二,第一,云王府来人,务必瞒住你父亲,在侯爷那边传来消息之前,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否则,这么多年,全都白费了。” 秦苏眼中,狰狞着寒光,嘴唇紧紧抿成一条刚毅的线。 王氏心头一颤,忍不住想要去抚一抚秦苏的脸,却只能死死捏着手中的丝帕,缓出一口气,平静的说着下面的话。 “第二,云王府的人一定会和清儿见面,只怕清儿的记忆会受到影响,他们入京,你要安排人暗中保护清儿。”
秦苏眼角狠狠一跳,看向王氏,“不能让清儿避开吗?随便找个什么借口让她离京,实在不行,让她昏迷几日也好。” 只要一想到苏清见到云王府的人而可能发生的事,秦苏浑身的血液都涌荡起来。 灼灼看着王氏。 王氏缓缓摇头,“不行。” “为什么?”秦苏嚯的起身,几乎是咆哮道:“什么事,我们做就行了,为何明知有危险还要让清儿去冒险!” 王氏看着激动的秦苏,叹气道:“云王府的人,清儿是绕不开的,与其绕不开,只能让她循序渐进的慢慢适应。” “适应什么?适应他们的狼心狗肺还是适应他们的残暴没人性!”一甩衣袖,秦苏咬牙道:“不行,我不同意让清儿见云王府的人。” 王氏嘴角微翕,很想起身去捋展秦苏紧皱的眉心,却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稳住。 冷了声音,王氏道:“我不需要你同意,这是命令。” 秦苏几乎哀求看向王氏,“你不能这样对清儿。” 王氏面无表情,“这是对她最好的安排,若非如此,她一辈子都过不了这个坎。” “她不需要过这个坎,十岁之前的记忆,我可以帮她一辈子抹掉!”秦苏激动道,声音都在颤抖,“只要她忘记那段就是。” 王氏死死捏着帕子,咬牙逼着自己冷静,“她的记忆,必须恢复。” 秦苏正要开口,王氏一扫衣袖,起身,“好了,无需多言,你执行就是,若是真的担心清儿,保护好她就是。” “我……”秦苏一脸的憋屈和怒气,忍了几忍,最终不甘道:“是!” 顿了一下,又道:“只我保护清儿,怕是不够,九殿下那里……” “九殿下那里,我会亲自说的。”王氏声音放柔和,朝秦苏道:“记着,切莫擅动,一切都要等侯爷那边传来消息才行,知道吗?” 秦苏捏着拳头,鼻音很重,“嗯。” 正事说完,王氏原本想留秦苏再说些话,可看秦苏冷着的脸,王氏心头苦笑几下,便让他告退。 秦苏一走,王氏凝着门外大片的阳光,怔怔出神。 等了这么多年,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快要到这一天了。 无数亡灵的血海深仇…… 丫鬟立在一侧,瞧着王氏,满目心疼。 “夫人……” 王氏神思一敛,扯嘴苦笑,“我没事,走吧。” 出了门,直接回平阳侯府。 身后的马车里,朝晖郡主冷着脸吩咐徐妈妈,“派人在这里盯紧了,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通知我。” 徐妈妈应了,“郡主放心,一定盯紧。” 此时,被太后叫到寝宫训斥了半晌的长公主,冷着脸回府了。 一进门便砸了门口一对汝窑花瓶儿,“去查,昨天夜里,究竟怎么回事!” 咬着牙根,长公主怒道。 贴身婢女立在一侧,“公主,三合镇那边,来人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