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四章 她,是君。

放开那个女皇 404 作者发情的野猪 全文字数 5700字

下一刻,白河果断按下了发射。 魔动炮他在进入大雪山范围之前就已经调试完毕,处于随时可以发射状态,如今轻轻一按,魔动炮顿时就…… 静止了。 只见巫尊五指一张,轻喝一声:“定!” 没有阴、阳能量聚合,没有相互碰撞的光束,也没有夸张的大爆炸。 它就这么毫无征兆的…… 静止了。 “坏了?”白河心吓一跳,仿佛有十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咱寄予厚望的大杀器,关键时刻居然掉链子了? 圣后却是微微摇头,似是早有预料的轻叹一声:“果然如此。” 下一刻,巫尊身形一晃,就已经跨越两百多米的距离,来到了二人的身前。 他先是安静的打量了一眼地上的魔动炮,似乎惊讶于令到整个世界改变格局的凶器,居然是长成这个样的…… 好丑! 然后伸手一按炮身,微微一震。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道传来,白河顿时不由自主的弹飞了起来,脱口大喊一声:“卧槽!” 魔动炮,居然就这样被人轻而易举的抢走了! 直到这时,巫尊才抬头对白河说了一句:“利器虽强,终究是外物,而且……你太弱了。” 眼下之意,就是你根本没有保护它的能力。 讲道理,白河不弱的,元婴哪怕是半只脚踏入合体期的元婴巅峰,在他手里也是随意拿捏的份,主要是巫尊太强了。 白河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在按下发射键的那一瞬间,其实空间法则已经改变了。 表面上,自己的确是进行了“发射”的操作,但实际上,魔动炮的整个控制中枢已经被空间法则“隔离”了起来,发射的指令,根本无法传递到早已装填好的“弹药”上。 白河本身的奇葩体质,可以免疫世间绝大多数的法则控制,但魔动炮不能。 它就是一件死物。 威力再大,那也是死物。 发射不出来,就是废物,连一个屁都不如。 有元神分身护着,巫尊没法隔空对白河本身施展动手,但是他不需要他只需要越过白河本身,将魔动炮控制起来就行了。 这就是…… 圣喻! 合体期的超级境界,一动念间,言出法随。 “所以说……结果还是要打倒你才能过去吗?”白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实话,十分钟打倒巫尊,这难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可是…… 巫尊大人,打来打去,你不觉得很俗吗? 大家文明人,一人退一步不好吗?干嘛非要动刀动枪? 或者,你也可以像阿史那氏那样自我了断,你好我好大家好,那多美妙,对吧? “你可以选择不过去,或者原路返回。”巫尊摇了摇头道。 “别废话,那就来吧,咱们手底下见真章!”白河挺起了遮天剑,揉身就要扑过去。 难度虽然很大,但是…… 已经是最后一步了! 已经近在眼前了! 怎么可能放弃? 哪怕是死,也绝对不能放弃啊! 如果连这件小事都办不好,那万一媚娘要我跪榴莲皮的话,是不是你来替我跪?! 呸! 你倒是想得美…… 谁知就在这时,圣后忽然出声说了一句:“你不是他对手,还是我来吧。” “嗯?”白河顿时停止。 你来? 你怎么来? 你现在连说话都没力气了,刚才还被那“小小”的骷髅头震伤,连遮天伞都护你不住,你怎么来? 媚娘乖,别闹,我能行的。 我说了要带你到终点,就一定会带你到终点。 我是你男人,给点信心是男人,不能说不行啊!妈蛋,尤其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 结果还没开口,他就听到圣后的声音传来:“借你身体一用……别动,放开神识,别抵抗……” 紧接着,白河只感到一股强大的意志侵入了识海之中,只是瞬间而已,自己就丧失了身体的控制权,意识完全缩在识海的一处角落里,簌簌发抖。 而在识海的上空,一个袖珍版的圣后正悬空而立,取代了元神分身的位置。 很美。 很威风。 君临天下。 然后白河就“见”到自己忽然飘了起来,足尖微垂,离地正正好九寸九分九厘,既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厘。 那是…… 圣后的高度! “还有这种操作……”白河涨姿势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官体验,就好像上帝视角一般,又好像与圣后的融合为一,自己就是圣后,圣后就是自己。 透过“自己”的双眼向外望,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又好像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其中还隐藏着无数的更加细微、更加深奥的东西,如同流光彩带一般在眼前流过。 那是法则。 呈具现化的法则。 仿佛自己心念一动,就可以改变它,毁灭它,甚至…… 创造它! 这就是…… 主宰的境界! 白河完全沉浸在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之中,浑然忘记了身外发生的一切从圣后接管他的身体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吃瓜群众了。 这时,圣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握剑的右手,五指轮番缓缓松开,又缓缓握紧,似乎在适应。 说实话,附身在一个男人身上,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更何况这个男人身上连半点真元也没有。 她仔细体验了一下。 嗯…… 最明显的改变是,胸前少了两大块肉,重心改变了。身体骨骼也增大了,但肉身不够强大,得注意点,等下别打坏了。 还有下面…… “好奇怪的感觉……这就是……男人?”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忽然脸上一红。 咳…… 那画面有点诡异,有点放飞自我了。 直到左手上遮天伞微微一震,传来亲切的呼唤,圣后才终于回过神来。 罢了…… 不管身体怎么变,只要伞在,剑在,朕在,那便足矣! 前边,巫尊的面色缓缓变得凝重,他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眼前的“白河”,明显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质已经全变了。 如果说白河方才给他的感觉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那么如今的“白河”就是仙,跌落凡间的谪仙。 看了一眼白河仍然背在身后的圣后的身体,他忽然开口问了一句:“圣后陛下?” 圣后挑了挑眉,答非所问道:“你现在逃走还来得及。” 巫尊霎时间面色大变。 果然是她! 天下间,能将这种狂妄的口吻说得如此理所当然的,绝对是她了! 没想到,她居然会屈尊附身在白河身上了! 简直…… 简直太兴奋了! “能与圣后交手,乃吾之荣幸,薛延陀氏安敢轻言逃字?”巫尊兴奋得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 薛延陀氏,是他的本姓,亦为汗国名,原为铁勒诸部之一,后归附突厥。 “你会死。”圣后淡淡道。 “固所愿也!” “那就死吧。”圣后点点头。 话音方落,胸前的神雷天晶便突然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强烈光芒。 霎时间…… 方圆百米,尽皆化作雷池绝域,紫电狂舞。 是的,只有百米,而不是百里这是白河这副身体的极限。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下一刻,白河就知道,自己与圣后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 那完全是…… 天壤云泥之别。 他如今就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魂体分离,又被圣后的神识入主,就好比一台配置落后的智能计算机,配上了一个超强大的智能系统,每一分性能都被完美地利用了起来。 虽然雷域只有区区的一百米,但是圣后那种堪称“完美”的掌控力,是自己拍马也追不上的。 这就是…… 化境入微。 完美的化境入微。 同样的力量,在圣后的手中,每一分力量都能完美地控制了起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的作用。而在白河自己的手中,却只能发挥百分之一,而浪费了百分之九十九。 “请圣后陛下赐教!”巫尊一脸热血的扑了上来。 一刀! 当日李白破境成功,就飞去神都与圣后决战紫禁之巅,一剑刺进了圣后的雷域。而如今在大雪山脚下,就如同历史重演一般,巫尊也用他的刀去挑战神雷的威严。 刀光起,异象生。 只见曜日、流风、辉月、晨星、烈焰等,各种灵尊法相在巫尊的身后如走马灯般的轮换,当他进入雷域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法相已经融合为一,化作一尊三头六臂的神灵,宝相庄严,仿佛自远古时代踏破虚空而来。 仅仅一刀,却已是他毕生修为的体现。 刹那之间,只见刀光如虹,就连天空,也被这道刀光劈成了两半。 无数的法则,纷纷刀下崩灭。 曜日无光,流风息止,辉月沉隐,星辰幻灭,烈焰冷凝。莫说白河,就连李白,只怕也要在这一刀之下饮恨而归。 白河作为一个吃瓜群众,眼睁睁的看着刀光夹着毁天灭地的威压扑了过来,又眼睁睁地见到巫尊那苍老的脸在刀光后慢慢消失。 就仿佛…… 天地间只剩下那一抹冷冽的刀光。 霎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白河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然后…… 他就见到刀光忽然停止了很诡异、很玄幻的一幕,明明是一道光,居然停止了。 哦不…… 它还在动。 一米一米地,慢慢向着自己靠近。 缓慢,却坚定不移。 而在刀光的旁边,雷域如同被切了一刀的蛋糕一样,慢慢分开。 九十九米…… 九十八米…… 五十米…… 近了! 二十米! 更近了! 十米! 九米! 一米! 卧槽! 到眼前了! 真的是到眼!前!了! 白河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刀锋下很忠实的起了本能反应眉心的汗毛倒立起来了。 哦,幸好…… 最后它终于还是停了,彻底停下来了。 巫尊的身影,也随着距离的缩减而慢慢变得清晰。白河透过“自己”的双眼,甚至能见到他脸上的皱纹,很深刻,很清晰,如同用刀锋雕琢出来一般。 只可惜…… 仅限于此了。 “只有这个程度了吗?”直到这时,白河的声音……哦不,是圣后的声音缓缓响起。 “咦?” 直到这时,白河才发现,巫尊仍然停留在百米开外,刚刚好是雷域的边缘,保持着一个“劈”的姿势。 就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幻觉。 但是白河知道,那绝对不是幻觉。 因为很明显,他“见”到巫尊的开始身体崩溃了。 他的身上,缭绕着无数细小的电芒,然后从他手中的刀开始,一直到他的身体,有无数细微的光点慢慢漂离出来。 巫尊深深的看了圣后一眼:“……” 他的眼神很复杂。 有荣幸,有敬仰,有解脱,还有深深的…… 惋惜。 是的,好可惜啊,就那差一点点了…… 真的。 就这么一点点了啊! 那眼神,让白河不由想起了一句老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同时又让他想起一首歌:向天再借五百年。 很复杂,很矛盾。 “如果只有这个程度的话,那么……你比李白……”圣后的声音继续传来。 顿时,巫尊那逐渐暗淡的双眼忽然亮起一丝光芒,如同回光返照一般。 “差远了。”圣后说着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 当初与李白交手,李白虽然是败了,还败得相当惨烈。可是他的剑,终究是进入了雷域“一点点”。 而如今的巫尊…… 还差一点点。 差一点点,就是连一点点都进不来,这就是差距。 这一点点的距离,大到无法想象。 “你能摆脱李白现身于此,无非是仗着法则压制之便而已。若是在大周境内,十招之内,你必败无疑。”圣后继续道。 “哎……”巫尊深深的叹息一声。 他知道,圣后说的是实话。 事实上,他每一次与李白交手,都是在大周国门之外,当初在高丽如此,如今在突厥也是如此。 看似平手,甚至稍占上风,但实际上……自己已经败了。 李白天纵之才,他还年轻,还有无穷无尽的潜力尚待挖掘。 而自己…… 终究是老了。 “天亡我……大雪山……矣……” 一声叹息,道尽了巫尊的心酸与无奈。 然后他的刀慢慢风化,他的人也慢慢地衰老。转眼间,白河就亲眼见到巫尊在自己的眼前化作了一具骷髅,然后随风逝去,最后消失不见。 比之李白,他拥有同样的开头,同样的过程,却有不一样的结局。 君要臣活,天不能收,所以李白还活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巫尊死了这也侧面印证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的正确性,哪怕是突厥的臣子,在圣后的眼中,也是臣子。 而她,是君。 ………… 随后圣后的意志从白河的识海内退了出去。 她轻轻的来,正如她轻轻的走,她挥一挥衣袖,留下了一大堆的感悟。 这些感悟很珍贵,万金难求。 其中包含有她对“天道”的感悟,对法则的感悟,有与高手对决的感悟等等等等,至于能消化多少,就看白河自己的领悟能力了。 而于此同时…… 她还留下了一大堆的麻烦。 白河接管了自己的身体,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软。 身体很软。 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的软。 当然,这不是肾虚,而是代价。 以凡人之身,承载真仙的意志,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代价呢? 巫尊消失了,挡在前面的最后障碍终于清除,然而此时的白河却仍未能放松下来。 因为…… 还有巫祖。 他轻轻托起一下背后已经毫无声息的圣后,然后抬头望着前方巍峨耸立的大雪山,心想:巫祖,你已经变成光棍司令了,难道……还能忍得住不出手吗? 结果念头方起,白河就见到前面的魔动炮忽然动了。它的基座稳如磐石,炮身却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了一把似的,突然一百八十度调转,对准了自己。 下一瞬间,他就见到魔动炮的炮筒亮了起来,一股可怕的气息正在酝酿。 白河:“……” 卧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