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什么是爱

截教次徒 216 作者戏说呓语 全文字数 2568字

刑天被镇封在常羊山下。 虽已无头,虽然已被镇封,但是刑天仍站而不倒,干戚落入刑天手中,在那大山之下,刑天仍保持着战斗姿势。 血洒长空,仍不言败! 后羿有执念未消,他刑天何尝不是如此。 世间巫族,看似豁达,但世间祖巫,却多是执着。 有头颅从天而落,自是刑天之头,这头颅却是被徐思远捡了起来。 头上发丝倒立,怒发冲冠,双目圆瞪,牙齿紧咬。 头颅从身体上掉落,却似仍不服输! 徐思远来到常羊山上,刑天的头已掉,血已尽。 但刑天仍未屈服,仍有无边杀意,仍有无尽战意。 山在身上,但刑天的心,却从未被大山镇压。 徐思远挥手,山中土石自动成庙。 庙宇不大,却也可显神灵威严。 徐思远走入庙中,庙中空空,并无神灵。 徐思远将刑天的头颅放在神台之上,刑天头颅便欲再上天庭。 无头还可战,无身自也可再战。 不过一死,不过一战! 这时徐思远在刑天头颅旁开口道:“巫族目前只你一位祖巫,但是未来却未必只有你一位祖巫。何不再等等?” 刑天的头颅终于安静下来,便是常山下刑天的身体也渐渐沉寂了下去。 他刑天信任徐思远,徐思远说再等等,他便愿意再等,等那日后,再上天庭! 他刑天,到时再战。 徐思远将刑天头颅放在庙中,刑天头颅前出现一木牌,木牌上书四字:战神刑天。 徐思远点燃三根长香:你刑天与神器融合,我不是巫,可我懂巫。作为巫族你刑天已经是误入歧途。你刑天战意无双,世间香火污染不了你的真灵,你却可借香火再炼金身,重修巫族之道。 我今为你修庙,愿你刑天将来哪怕失了干戚,仍是祖巫! 然后徐思远转身离去,徐思远丝毫不担心神庙的香火,无数人族看见了刑天与天帝的战斗。 刑天虽败,猛志常在。 对于刑天,人族多有敬佩敬畏。 刑天之庙,必将香火鼎盛。 徐思远渐渐远去,但庙门上的三个大字却仍是那么显眼:战神庙! 战神刑天之庙。 ··· 太阴星上。 嫦娥此时已经看出非是后羿再生。 十余万年的等待换来如此结果,嫦娥心中五味杂陈。 “早无后羿,汝刚新生,罢了,罢了,便叫你吴刚吧!” 吴刚没有回答,只管埋头砍树。 身有执念,万古难消。 月桂不倒,不知前路。 任你月桂可复原又能如何,我有的是时间呀。 而且纵然月桂不倒,生生世世,便在这月宫上陪着她似也不错。 我不知她是谁,可我却知道她似陪了我无数岁月。 嫦娥看着吴刚,最终还是笑道:“我嫦娥本就是不祥之巫,能活便好,能活便好!” 嫦娥这般笑着,但不知不觉间却有两滴眼泪从脸颊滑落。 不是他,那世间以后便再也无他。曾经奢望他醒来,如今却知自己真的永远失去了他! 小白兔这时来到月桂树下,看着砍树的吴刚小白兔被吓了一跳。 “姐姐,他,他活了?”小白兔十分吃惊。 “姐姐也想是他活了,但不是他,不是呀!”嫦娥擦去泪痕问道:“可是那天蓬又来了?”
“姐姐你真聪明,”小白兔道:“姐姐你又猜对了,那天蓬又到月宫外了。” 嫦娥开口道:“真不难猜,这十余万年那天蓬一得闲必定过来,只是何苦何必呢。” “那要不还是像以前那样让我把他打发走得了。”小白兔道。 “算了,我还是去见一见他吧,有些事总还是要说清楚。”嫦娥考虑了下道。 天蓬正有些紧张的站在月宫之外,见嫦娥走来,天蓬先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随即便是大喜。 十余万年,他见到嫦娥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能够再见,天蓬怎能不喜。 堂堂天蓬元帅,统率十万天河水军,这时竟然有些紧张,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天蓬稍稍整理了一下衣着,嫦娥便已走到天蓬身前。 嫦娥行礼道:“十余万年的守护,此恩此德我嫦娥铭记于心,但我嫦娥乃不祥之巫,终有一日我会给元帅带来灾祸。还请元帅别作他想,今日之后我再不会来见元帅。” 天蓬的笑容僵在脸上,万年难得一见,今日见面便是要永不相见。 天蓬缓慢却认真的道:“我可以等,十万年,百万年都可以的。” 嫦娥摇头:“元帅也知我早已嫁人。” “可他已经死了!” 嫦娥笑道:“他如今已经活过来了!本不愿与元帅见面,但有些话总得说清楚。” “我是他的妻子,曾经是,现在自然还是!” 天蓬不可置疑的道:“真的?” 嫦娥开口道:“自然是真的,而且元帅对我有时只是一种打扰。” “我,我懂了,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天蓬转身,天蓬有些失魂落魄的缓缓走出太阴,无数次天蓬都想回头,但是却都忍住了。 天蓬走的很慢,小白兔来到天蓬身前。 小白兔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元帅你真的这么在乎我姐姐,辛苦嘛?” 天庭停下脚步,天蓬看着小白兔道:“能见一面便已不苦,真的不苦!” “要知道有时一眼,便是万年呀,你回去吧,以后留在你姐姐身边好好陪陪她,陪她说说话也好。” 这时天蓬仍念着嫦娥,小白兔万分不解,小白兔想了想问道:“这便是爱情嘛!” 天庭笑道:“哪有什么爱情,不过一厢情愿罢了!” 世间情爱太过复杂,小白兔着实不懂,小白兔无比迷茫。 天蓬也不解释,天蓬缓缓离开太阴,只是天蓬的背影让小白兔看得有些不忍。 小白兔来找嫦娥:“姐姐,他活过来了却不是他,为何姐姐不给元帅一个机会。” 小白兔看着吴刚问道:“姐姐,是你还爱着他嘛?” “爱?” 嫦娥苦笑道:“我嫦娥乃是不祥之巫,哪里有爱,哪里敢爱?!” 嫦娥看着砍树的吴刚,阵阵斧声,打破月宫清冷。 但嫦娥却觉得月光更冷了,月宫似乎也更静了,终究不是他呀! 不过不是也好,我嫦娥已不敢再爱! 不敢爱吴刚,自也不敢爱天蓬。 不如拒绝,免得以后更加伤心,毕竟这世上的伤心人已经够多了。 小白兔没去看嫦娥,她怔怔的看着天蓬离去的方向。 爱,什么是爱?她如何才能懂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