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定国(上)

矛与盾与罗马帝国 810 作者赵铭恩 全文字数 2412字

在正在扩建的卢库迦努斯大教堂后方的空地上,这里站满了人,只看到几十名士兵在幸苦劳作着,他们用铲子将这片空地挖出两道足足有一人宽的坑道,而那些被抓来并且双手被绳索束缚的家伙们就是约翰口中所说的奥古斯都的敌人。 他们呆呆地看着这帮士兵们劳作,并且清楚地知道这些坑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约翰,这些,我想问,这是不是恺撒的旨意?”教宗必修斯匆匆赶来,他看到士兵们的所作所为,不解得找到了约翰,想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教宗必修斯的疑问,约翰全然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只见他回过头来看着必修斯,正色道:“我们是在做一件绝对纯洁,又绝对正确的事情。” “约翰!”必修斯手持黄金十字架,只见他上前一步,双眼紧紧盯着约翰.安条克,目光坚定,沉声问道:“仁慈的恺撒是不可能这么做的,你告诉我,在上帝与圣子圣母的面前发誓,这一切到底是谁指使的!” 约翰回过头来,看着必修斯,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是惊愕,更多的是无奈。他看着对面的必修斯,并且用余光扫了一下他手中的圣杖,他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不习惯在上帝的面前说谎。 约翰.安条克迟疑了,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最后还是一脸不屑地说道:“这里跟您没有任何关系的,神父!” “你这是在亵渎上帝的土地!”必修斯的眼里迸射出的分明是怒火,他不顾其他教士们的阻拦大步走了上来,一把抓住约翰的托加袍,“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现在,赶紧给我带着你的爪牙离开这里!” “约翰.安条克,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这时候,站在人群当中的安德鲁还是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他猛然间明白了约翰.安条克到底想干什么,这完全是一场没有人性的屠杀,并且在如此,安德鲁还在挣扎,可是束缚在他手中的绳索太紧了,让他挣脱不得,哪怕是因为他的努力,已经让那不断搓动的手腕上沾满了鲜血。 “约翰,停下你那该死的计划!” “该死的畜牲,你知道我是谁吗?” “下贱的东西……” 一声声辱骂声还是从这些不可一世的贵族当中集中爆发出来,他们唇枪舌剑,矛头无一例外直指眼前的约翰.安条克。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约翰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沉默,他默默地听着那些不甘心就这么结束的贵族们大声侮辱着自己。 必修斯依旧是坚定地站在那里,他的双眼就从来没有从约翰.安条克的身上移开过,仿佛是在跟他置气,双方彼此谁都不退让,就这么僵持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卢迦坐在马车上,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你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强调我对于你,对于弗拉维斯家族的重要性,我就非常好奇了,李基尼娅,你一定隐瞒着我,说吧,你做了什么?” “我实在为您做出一些自己能够力所能及的事情。”李基尼娅不紧不慢地说道:“毕竟你要是出事了,我也会死。” “所以你把这一切看起来都是理所当然,至少你认为你的出发点是正确的。” “对,所以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您,我只在乎您,您的安全才能够延续弗拉维斯的统治。”
“弗拉维斯,又是弗拉维斯!” “因为您是我父亲的养子,而我,是狄奥多西的女儿,是高贵的弗拉维斯成员。” “李基尼娅,我发现弗拉维斯这个姓氏,你总是不脱口,这东西仿佛就像是神明在你嘴巴上烙上的诅咒一般,让你无法自拔。”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这么做,那么不论是你我,还是孩子们都将无法幸免!”李基尼娅倔强地努起嘴巴,“我父亲在我祖父托付给萨珊王才得以保存,所以在任何时候我的父亲总是在提醒我,只有先下手,才能够保护自己以及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西塞德斯?” “什么?”李基尼娅皱起眉头看着卢迦。 “你所说的敌人,就是那个在宴会上当众顶撞我并且让我难堪的那个混蛋是吗?” “除了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人了,恺撒!” “你打算铲除他?” “不仅仅是他,恺撒,还有一切可能跟他串通一气的人!”李基尼娅的目光无比坚定,这却让卢迦有些不好的预感。 “李基尼娅,你知道这么做非常疯狂!”卢迦的内心喘喘不安,他不知道怎么跟李基尼娅表达此时心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快告诉我,你做了什么!” “我处决了了一切,处决了,一切胆敢跟您的敌人作朋友的家伙!” “你最好跟我说清楚!”卢迦一把抓住李基尼娅,他心中潜在的感觉越发得强烈,现在他更加不满李基尼娅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你都干了什么。” “我杀了他们!”李基尼娅就这么看着卢迦,她的表情冷静,冷静到几乎没有任何表情一般。“所有人,所有胆敢跟西塞德斯站在一块的敌人!” “你!” 卢迦咬紧牙关,他必然知道安德鲁也在里面,李基尼娅的矛头不就是这些人嘛! “他们可没有难道你什么。” “但是他们冒犯了你!”李基尼娅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镇定,只看到她冷哼了一声,接着询问卢迦道:“怎么了?恺撒,难道您忘了从您参军开始一直到现在杀了多少人吗?怎么?以前您舍得杀人,现在就不舍得了?” “那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李基尼娅看起来非常冲动,她几乎要喊出来,可是被卢迦眼疾手快地伸手捂住了嘴巴,就这样,一滴眼泪顺着李基尼娅的眼角渗出,顺着她洁白的脸颊缓缓流下,直到停在卢迦的指头上。 “你真是个疯子!”卢迦撒开手,李基尼娅猛地抽噎一下,她还是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让自己的抽噎声发出。 “你不舍得作坏人了,我看得出来,自从卢库迦努斯大教堂建立开始,你每天都在忏悔,而且你的疾病越来越严重,你一定认为这是上帝在给予你惩罚吧,惩罚你自相残杀的干净利落!” “不,不是这样的!” “有些事你不愿意做!”李基尼娅像是铁了心的不愿意再听卢迦解释了,她高高地抬起头来,泪眼朦胧但是非常倔强地看着卢迦,“那就我来做,仁慈你来做,残忍的,由我来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