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重新耕种

作者沁隋 全文字数 4579字

“我现在来问你,你们的县令苏万和,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当县令的?”刘挺问道。顶 点 “这个……时间长了,我……我记得大概得有七八年了。”何万金说道。 “也就是说他作恶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了。”刘挺说道。 “其实一开始还好,苏县令一开始还算是个比较清廉的好官,但是后来……据说是五年前,他好像在查某一个案件的时候,得到了一样东西,自从得到了这个东西以后,他便性情大变。”何万金说道。 “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刘挺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没有见到过。”何万金说道。 “是吗?”刘挺这时手一甩,直接将手里的刀架在了何万金的脖子上说道,“现在想起来了吗?” “我……我真的不知道。”何万金说道。 “那就去死吧!”刘挺说完,手腕一抖,眼看就要要了何万金的性命。 “是一张图!”何万金这个时候急忙喊道。 刘挺手里的刀贴着何万金的脖子,刚好划破了一点皮,如果何万金再慢一点说出来的话,自己的脑袋可能就要搬家了。 “图?什么样的图?”林舒雅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啊!”何万金哭叫着说道。 “那那张图他放在什么地方?”刘挺说道。 “这……他……他放在……放在……啊!”就在何万金快要说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一生惨叫,倒在了地上。 “什么!”刘挺急忙过去,只见何万金的脖子上,此时插着一颗流星镖,与此同时,刘挺就感觉身后传来一股阴风,他心知不好,急忙往地上一躺,就听到“噗噗!”两声,只见两只流星镖打在了何万金的身上。 “是谁?”刘挺向四周围看了看,发现四周全都黑乎乎一片,一个人都没有,在很远的地方,能看到点点的灯光,那是刚才从这里各自回家的老百姓。 “刘大哥,你没事吧!”林舒雅这个时候大声喊道,她和春樱急忙走到他的身前。 “小雅,春樱,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刘挺看着四周围说道。 “没有啊,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刘大哥?这个何老板怎么突然死了?”林舒雅说道。 这时,就见刘挺从何万金的身上拔出了一颗流星镖。 “暗器?这是谁的暗器!”林舒雅惊讶地喊道。 刘挺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有看清楚,刚才差点就被这个打到了。” “不是吧,难道……周围还有敌人吗?”林舒雅看着四周围说道,春樱这个时候悄悄地躲在了刘挺的身后。 “我想这个暗地里偷施暗器的人,已经走了。”刘挺说道。 “为什么,如果他还在周围呢?”林素雅也躲到了刘挺身后说道。 “他要是现在还在周围的话,已经活不成了。”刘挺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说道,“看来这个何老板是命中注定该死啊。” “刘大哥,刚才我看这个何老板的样子,好像是知道图藏在什么地方啊。”林舒雅说道。 “是啊,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死的原因。”刘挺说道。 “刘大哥,说句实话,你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林舒雅说道。 “是啊……”刘挺看着四周围躺着地那些尸体还有挣扎的那些官兵说道,“不过我不认为我做错了,这些人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我如果可怜他们,谁去可怜村子里面饿死的男女老少。” “嗯,刘大哥,你说的对!”林舒雅说道,“我支持你!”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春樱用手拍了拍刘挺的肩膀,然后对他比划的道。 “我们做了这样的事情,要不要去县衙自首。”林舒雅说道。 “不用,我想那个什么县太爷肯定会主动来找我的。”刘挺说道。 “刘大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继续在这里待着吗?”林舒雅说道。 “没错,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刘挺说道。 “什么事?”林舒雅问道。 “我从马车里把粮食拿出来的时候,留了几袋种子在里面,明天我要带着所有人在这里重新开始耕种。”刘挺说道。 “天哪,刘大哥,你好伟大。”林舒雅说道。 “伟不伟大,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不能让这些田都荒着。”刘挺说道。 “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你这身血衣脱下来?然后去洗个澡。”林舒雅笑着说道。 “说的也是,走吧!”刘挺点了点头说道。 林舒雅和春樱急忙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两天,刘挺着召集了周围的十个村落的里长,然后把手里的种子平均分给他们,再让他们这些种子按照各家的田地亩数分给各家,第三天开始,周围的十个村落要同时开始耕种。 然而,种子发下去了,却不见有人到田间来劳作,刘挺和林舒雅他们现在所有耕地的中央位置,眺望着各个方向。 “刘大哥,你说怎么一个人都不来。”林舒雅问道。 “那还用说,怕呗!”刘挺说道。 “怕?怕谁?”林舒雅说道。 “三天前的晚上我们犯了那么大的事情,而县衙到现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有时候越是安静,就越危险,而且常言说的好,民不与官斗,这些老百姓是被那些贪官污吏欺负怕了。”刘挺说道。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林舒雅说道。 “你那天买的驴在哪?”刘挺说道。 “拴在村口的麦场上了。”林舒雅说道。 “这样吧,没人耕种,我们来耕种。”刘挺说道,“我去麦场牵驴,你们两个人到村里打听一下,看看谁家有耕地用的犁。” “不是吧,刘大哥,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林舒雅说道。 “我怎么就不能做这种事情,我也是人,我也得吃粮食啊,好了,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刘挺说道。 “那好吧!”林舒雅叹了口气,然后和春樱向丰收村的方向走去。
“小雅,你说刘大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春樱用手对林舒雅比划道。 “当然是个好人啦,而且是一个相当残暴的好人。”林舒雅笑着说道。 “残暴的好人?难道好人也可以用残暴这个词吗?”春樱比划道。 “对坏人残暴,那不就是好词了。”林舒雅说道。 春樱点了点头。 “樱樱,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越来越喜欢刘大哥了?”林舒雅看着春樱说道。 春樱用手捏了一下林舒雅的胳膊,然后把脸看向了别的方向。 “哎呀,不要这么害羞嘛,我看是被我说中了。”林舒雅说道。 “不要乱说!我哪里有?”春樱瞪了林舒雅一眼,让后比划道。 “不管你有没有,反正我是有,说句实话,虽然刘大哥这个人有一些大男人的思想,而且有些时候还有点残暴,但是他那个与生俱来的正义感,真的让人感到很着迷,而且我现在能猜出来刘大哥以前是做什么的?”林舒雅笑着说道。 “哦?做什么的?”春樱问道。 “我猜刘大哥以前肯定是当兵的,而且打过很多残酷的丈。”林舒雅说道。 “你这个猜想是怎么得出来的?”春樱好奇地问道。 “每次看到那些坏人被打的体无完肤,支离破碎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面似乎没有我们正常人应该有的表现,所以我猜他是这种事情经历的太多了,所以当满地的鲜血汇流成河的时候,他一就是那种特别平常的表情,情绪上也没有任何的波动,我猜他是在这种的场合呆的时间久了,习惯了。那么什么样的地方,这种场合是司空见惯的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战场。”林舒雅说道。 “你好厉害!”春樱比划道。 “哈哈,没有没有啦,小意思。”林舒雅不好意思地笑道。 当刘挺牵着驴来到丰收村的村口儿的时候,就见林舒雅和春樱抬着犁刚好走了过来。 “借到了?”刘挺看着她俩说道。 林舒雅和春樱同时点了点头。 “给我吧!”刘挺走过去,将她们手上的犁单手拿了过来扛在肩上。 “刘大哥,还是我们拿着吧。”林舒雅说道。 “用不着,你们两个可以去休息了。”刘挺说道。 “休息?我们去哪里休息啊?刘大哥,你不是要去田里面耕作吗?需要人帮忙的好吧。”林舒雅说道。 “用不着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先找个地方去休息。”刘挺说完,转身牵着驴向田间走去。 “哼,真是的,看他这个表情肯定是这个大男人的心态又作祟了,不就是耕地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林舒雅说完,直接走了上去,春樱也跟着她走了过去。 “咦?不是让你们两个找个地方休息,跟着我做什么?”刘挺说道。 “我们到田边休息休息不行吗?”林舒雅不屑地说道。 刘挺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向前走去。 刘挺以前在西南边区打仗的时候,经常帮助当地的老百姓耕作,所以这个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 在他们三个人的通力合作下,一天的时间,他们便给十几亩地播上了种子。 周围村落里的人很快便听说了这件事,第二天,已经有少数的人出现在田间劳作,然后每天的人数都在增加,到第五天的时候,基本上村里面的人,大多数人都出来了。 “真是不错啊,看来刘大哥这一招管用。”林舒雅看着逐渐热闹的田地,不由得笑着说道。 春樱也笑了笑。 这个时候,就见刘挺控制着犁走了过来。 林舒雅急忙拿起水壶走了过去。 “刘大哥,喝水!”林舒雅把水壶给到刘挺的手里说道。 “谢了小雅!”刘挺结果水壶喝了一大口,然后转了个圈,向另一边的田边走去,就这样,他要来来地把种子种到土里。 林舒雅拿着水壶走了回来,让后对春樱说道:“樱樱,等呆会溜达哥在回来的时候我们把他替下来怎么样?让它休息一会儿。” 春樱笑着点了点头。 “唉,樱樱,你说……如果我们一辈子都这样也挺不错的。”林舒雅说道。 “为什么会这么说?”春樱比划道。 “你看,我们有田耕,还有刘大哥在身边,如果以后刘大哥把我们两个都娶了,一个坐妻一个做妾,然后我们就在这里,每天劳作,到了晚上,我们可以在树下喝喝酒聊聊天,等到冬天的时候,那会儿一什么事都没有,还可以四处去玩耍,该有多好,时候再要几个孩子……”说到这里,林舒雅不由得捂住了脸,看上去好像极不好意思。 春樱笑了笑,她表面上对林舒雅说的这些话表现得很淡然,但是心里面却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想到了很多的事情,说句实话这样的生活她也很想拥有,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就在这里的人满脸笑容,辛勤工作的时候,就见从远处走过来一大堆人,那一堆人在几个穿着华贵的中年人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向这边冲了过来。 “李财主王财主他们来了,大家快跑啊!” “李扒皮他们来了,大家快撤。” “快走快走!” …… 只见周围的那些农人拿着自己的农具,慌慌张张的向自己家跑去。 “咦?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跑了。”林舒雅站起来看着远处说道。 “他娘的,谁让你们在这里耕地的,以后这里的地都是我的,谁让你们随便用的!” “你们这些暴民有没有王法,快递我们已经买下了,谁让你们在上面随意地耕种东西的。” “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这天下还有王法吗?” …… 那几个穿着华贵的人,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冲那些往回跑的村民们喊道,他们身后跟着的得有上百人。 “刘大哥,怎么办?看样子那些家伙来者不善啊。”林舒雅大声说道。 然而刘挺并没有停止手上的活儿,他继续埋头耕作着,一眼都没有往那个方向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