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跑不了庙

退后让为师来 475 作者隐语者 全文字数 3918字

从“敢问路在何方”变成了“施主贫僧化个缘”。 唐洛和猪八戒两人悠然地离开黑帝庙,在附近找了一家酒楼坐下,什么招牌菜全都上来,一边吃一边等着敖玉烈过来。 猪八戒施展幻术,遮掩了一下两人的样貌。 确保两人不会被一些小角色打搅,至于神仙意识降临的香火化身,还有修炼有成或者有不少香火之力相助之人,还是可以看破两人的伪装。 这也是唐洛他们要的。 他们要成为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在一些人眼中,要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那样的拉风。 才好找到人“问路”。 暗中调查什么的,不符合唐洛他们的风格。 我唐玄奘事光明正大,哪怕钓鱼,也是以身作饵,堂堂正正在那里等鱼上钩。 二楼临街窗边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肴,这个位置视野开阔,可以看到外面的场景。 可以看到外面的街道上,气氛不是特别对。 黑帝庙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不少人都在议论,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妖怪闯入黑帝庙撒野? 如果是普通的小庙宇也就算了,可这是黑帝庙啊! 而且是这么大的黑帝庙,居然被妖怪进来搞事情了?这事能不人心惶惶吗? 很多黑帝庙的玄衣道士正在安抚人心,唐洛他们可以感觉到,香火之力略微稀薄了一些,并没有一开始那样浓郁了。 “真是一群务实的信徒啊。”猪八戒笑着说道。 你保佑不了我,我就不信了。 香火之力的不确定性也是很多人不走“神道”的原因。 “不过这种衰弱,完全不值一提,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夹了一筷子肉,猪八戒继续道。 香火之力虽然稍微稀薄了一些。 但过个几天,风平浪静一段时间,肯定会恢复过来。 想要真正削弱这些神仙,这种小打小闹基本算是无用功——对部分小神仙有用而已。 “全砸了影响就不小了。”唐洛看了不远处恢弘的庙宇一眼,轻描淡写道,标准的恶客。 当然,这是推后的保守手段。 猪八戒还打算说什么,突然看向一边,对着另一边一个食客笑了一声。 那食客奇怪地皱眉,把目光收回,低头吃饭,表现正常。 “怎么?”唐洛问道。 “盯着我们挺久了,不知道是什么人。”猪八戒说道。 “那吃完后问问吧。”唐洛说道。 先吃,吃完再说,这些菜肴味道还不错。 那边的食客,被猪八戒一笑之后,就加快了进食速度,很快就站起身来离开了。 下楼的瞬间还隐晦地扫了唐洛和猪八戒一眼。 过了一会儿,敖玉烈跑上楼:“师父。” “有什么发现吗?”唐洛叫小二上了一副碗筷。 敖玉烈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我发现了一些人,他们对那些神仙颇为不满。” “修士?” “对,就是几个修士。”敖玉烈说道。 “看来刚才那个是在想,自己遇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了?”猪八戒说道。 “刚才?”敖玉烈问道。 猪八戒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师父交给我吧!”敖玉烈摩拳擦掌,“保证问出点东西来。” “好,你跟狗子去一趟。”唐洛说道。 趴在桌子上的哮天犬抬起脑袋,一对耳朵动了动,跳到敖玉烈的头顶上。 毫无疑问,刚才哮天犬已经记住了那人的气味。 “那我这就去了。”敖玉烈说道。 “不再吃点?”唐洛问道。 “不了。”敖玉烈觉得自己也要发挥点作用,不然在师父心里地位下降了可不好。 一炷香后。 唐洛和猪八戒进入到灰雾之间。 敖玉烈说道:“师父,问清楚了,一些修士不满于神仙高高在上,将凡人当做牛羊圈养,不允许他们修炼,把持一切,一直在对抗这些神仙。” “哦,怪不得除了少数一些道士外,就没有见过其他有修为的人了。”猪八戒恍然。 这方地界天地元气充足,又是山海界崩碎后形成,颇为完整的小世界,应该有不少传承才对。 可一路过来,所见修士数量稀少,寥寥数人,还都是道士。 原来根子在这里。 想来也正常,如果出现了为数不少的修士,妖怪不再是祸患。 香火之力又怎么会如此旺盛? “他们成立了一个组织,叫做覆神会,吸纳聚集所有对神仙不满之人,共同对抗,最终目的是覆灭那些神仙。”敖玉烈继续道。 五方天帝不可能彻底掌控此方世界,把所有修炼法门都控制在手中,让传承彻底断绝。 定然会有各种修炼传承流传下来。 意外获得什么古老门派、已死修士的传承,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 “他把师父你们当做了对神仙不满的散修,觉得你们可能跟刚才黑帝庙异动一事有关,或许是志同道合之人,可以拉拢加入到覆神会中。打算先暗中观察一下,结果被二师兄笑得有点慌,就先撤一步。”敖玉烈“嘿嘿”笑了起来。
所谓散修,就是除开灭神会之外,意外获得修炼传承的修士,很容易理解。 至于那些道士,则是神仙的走狗,势不两立者。 那些道士修为,一部分来自神仙“赐予”,还有一部分,则是自己获得传承,修炼出来的。 不是每个修士都觉得神仙不好,打算反抗。 加入到神仙阵营也不是没有,甚至还有本是覆神会,后来投靠神仙的叛徒。 覆神会的宗旨是:只要你打神仙,大家就是好兄弟。 而不是“只要你有修为,大家就是好兄弟”,要拉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拉。 “原来如此。”唐洛说道。 猪八戒说道:“跟李家父子的情况很像啊,师父!我懂了!这个覆神会,肯定是刘沉香创立的!” “杨戬关了他母上,沉香一个人搞不过自己舅舅,就找人一起打舅舅。” “有道理!”敖玉烈猛地一拍手。 “你有问那覆神会的首领是谁吗?”唐洛问道。 “问了,不说。”敖玉烈说道,“师父你们吃完了吗?” “嗯,我亲自问一问吧。”唐洛的身影消失在灰雾之间中。 敖玉烈也“离开”,对着眼前无法动弹的男子,苦口婆心劝道:“你看,你都说了这么多了,干脆把你们覆神会的首领是谁也一块说了吧。我玉龙公子真不是坏人,黑帝庙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就是我师父和我二师兄干的。” “我不是针对那什么黑帝,我是说五方天帝,都是垃圾。有必要的话,我们帮你覆灭神仙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要合作。” “你叫我怎么信任你们?”男子说道。 眼前之人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强不强和可不可信不是一回事。 万一是个陷阱呢? 覆神会对那群高高在上的神仙来说,不是心腹大患,构不成什么真正的大威胁。 可他们的存在让神仙颇为难受,可以理解为鼻炎、腰疼之类的小毛病。 有机会的话,能够根治自然再好不过。 覆神会遭到打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着我真诚的眼神,相信我吧。”敖玉烈说道。 “我信个鬼!”罗泽差点吐血,还了一个抓狂的眼神,“你们这么看不起黑帝,有本事去把黑帝庙给砸了啊。” “唉……”敖玉烈叹息一声,“我是真的为了你好,我师父就要来了,他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我告诉你,我师父打人可是很痛的!” 罗泽闭口不言。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几个人是散修没错,不满神仙也没错。 可他们脑子有问题,不适合加入覆神会。 “待会挨揍哭的时候,可别说我玉龙公子没有提醒过你。”敖玉烈说道。 罗泽这下连眼睛都闭上了。 “你说砸了黑帝庙就告诉我覆神会首领是谁?”突然间,他听到一个声音。 罗泽猛地睁眼。 他可不是普通人,尽管在黑帝的地盘,他都刻意地压制自己,但作为一个修士,不意味着被人近身了也丝毫无法察觉。 刚才这玉龙公子擒下自己的时候,他是有察觉到的,嗯,仅仅只是察觉到了。 睁眼的罗泽,看见面前已经站了两个男子。 一白发,一胖子。 正是他在酒楼见过,观察过的。 “对啊。”罗泽稳了稳心神,“如果……” “行,到时候你不说,覆神会就不必存在了。”唐洛说道,身子一动,施展出鬼影步离开。 罗泽只能看见一道黑影掠过,霎时间消失不见。 “黑帝!贫僧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出来,否则你这黑帝庙就不复存在了!” 接着,罗泽听到了响亮的声音响彻云霄。 “……你们来真的?”罗泽看向敖玉烈,不敢相信。 以如此狂妄的姿态,在黑帝的地盘主动挑衅黑帝,这种事情,他这辈子真没见过。 “‘贫僧’这两个字听到没有?我师父是和尚,我也是和尚,出家人不打诳语。”敖玉烈说道,“说五方天帝是垃圾,他们就是垃圾。” “搞什么!搞什么!不是已经偃旗息鼓了吗!” 黑玄帝宫中。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黑帝庙那边的黑帝脸色一沉,差点被王座上站起来。 他还在想着到底派谁去观察、试探唐玄奘呢。 这个人选可不好找,首先,不能是“老人”,“老人”一旦被抓住,他们五方天帝的身份就暴露了。 暗中的优势就没有了。 其次,实力又不能弱,弱了只能是送菜,对上那妖僧师徒,哪怕只是观察,略微试探,也必须是要有足够实力的强者。 不然真的是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结果人还没选好,唐玄奘突然又杀上门了? 这一个时辰都没到呢! 耐心能不能不要这么差? 黑帝突然意识到,主场优势也不全是优势,至少他们的各种庙宇摆在那里。 别人想掀就掀,一点脾气都没有。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