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矮马?咱也有啊

我有一座山 694 作者老街板面 全文字数 3569字

把如意棒收起来之后,于飞很是惬意的躺在屋内的藤椅上,安心的看着从蜜蜂视角传回来的画面,此时民宿那边的院子有着些许凝重的味道。www. “井上君,你不是向我保证过,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吗?怎么飞机刚升空没多久就坠毁了?” 高桥的脸色很难看,所以对井上说话的他态度也随之严厉了起来,原本踌躇满志的井上此时也有些乱了手脚,不过他捣鼓了一番几人面前的控制器之后,对着高桥鞠了一躬。 “这次是我没有做好准备,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绝对不会出错的。” 高桥的表情没有波澜,沉吟了良久之后才说道:“你去准备吧。” “嗨~” 原本就弯着腰的井上再次压低了自己的头颅,而后起身回到屋内,再次拿出一个比刚才那个稍小一点的箱子。 “还来?” 虽然从陆少帅的口中得知,只要是有点档次的航拍手都会有自己的备用遥控飞机,但这边刚刚坠落一架,他们不找找原因,反而直接再次放出一架来的事情还真是少见。 也罢,于飞轻舒了一口气,那就让你们彻底的死心吧,要不你们还会再次试探的。 于是井上的那架备用飞机在刚刚升空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堆碎片,洋洋洒洒的飘落在高桥他们所在的小院周围,井上一时间傻在了原地。 “这不可能~” 瞅着已经有些歇斯底里的井上,高桥不由的皱了皱眉,伸出手去,一巴掌扇在了井上的脸上,看的于飞都一阵的脸疼,是家伙用劲实在是太大了,井上的嘴角都出现了一丝淡红色。 不过这一把掌却是将井上的神智给拉了回来,看着眼冒凶光的高桥,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而且他也知道,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人在人后是有多么的残忍。 没有去管碎片,也不再为自己找借口,井上把自己另外一边没有挨揍的脸凑了上去,以期能熄灭眼前男人的怒火。 高桥的手高高的扬起,最终却轻轻的落下,他那没有感情的声音像是从天外一般的传到井上的耳朵里。 “你还有三天的时间搞定这里的一切,如果没有成功,后果你是知道的。” 井上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几乎快把脑袋戳到自己的腰部以下了,高桥继续的说道:“这几天玲子会一直陪着你,需要什么直接跟她说,我,只想看到最终的结果。” 说完高桥转身进屋,留下一脸冷漠的玲子和依旧弯着腰的井上,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井上才敢稍稍抬起头来,没有看到高桥的身影,他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不过目光对上玲子那冷漠的表情之后,他忽然又打了一个激灵,是,他是比较喜欢那种年纪较小的女人,而且玲子在各方面都附和他心中最完美的形象,这也是他一直对玲子有着觊觎之心的原因。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跟玲子之间有着一层阶级在隔阂着,在接到此次任务的时候他曾想着把这件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然后他就可以跟高桥开口提一下这件事。 对高桥来说,他身边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作为交换或者是赏赐品,他相信,只要他开口,高桥为了收买人心也好,,安抚他也罢,绝对不会拒绝他这个要求的。 但是现在这事办砸了,虽说他还有一次机会,但他心里清楚,只要是不找到飞机坠毁的原因,哪怕是给他一百次的机会,那结果还是一样的。 虽然现在高桥把玲子拨付给他,他知道在这个时候,玲子绝对不是他的战利品,而是他的一道催命符,他之所以会认识玲子并且对她痴迷,还不就是因为那天远远的瞥了一眼。 刀光痴缠着鲜血,一头利落的头发半遮着沾染着些许红点的俏脸,特别是对方收刀归鞘的姿势令他沦陷了下去,犹如是一朵开在悬崖上的罂粟花。 再次在脑海里回顾了一下那个画面,井上的心忽然炽热了起来,眼睛里也冒出疯狂之意,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之后,一阵的叽哩哇啦。 玲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 吃晚饭的时候,果果和小英子再次把她们的门票对众人展示了一下,石芳撇撇嘴,对此不置可否,因为物质生活上没有了诉求,她现在对那些占便宜的事都不怎么感兴趣了,尤其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当然了,作为女人的天性她还是保留了下来,楼上那间杂物间里的物品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里面堆满了满满当当的纸制用品,说白了就是各种卷纸和抽纸,还有一部分的女性用品。 那天于飞打开很少用到的杂物间之时,半晌没有反应过来,估计要是世界末日来临的话,那他们家的手纸也可以支撑上好几年。
待他去问石芳的时候,后者很是鄙夷的说了那么一句话,有减价的东西不买,有便宜不占她心里不舒服。 这个逻辑很强大,然后于飞就想跟她论证一番,从各种角度去帮她分析这种促销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然后他再次被鄙夷了。 十块钱能买到的东西干啥还要花十五去买呢?虽然人家确实是多卖了,咱家不也没吃亏不是吗? 然后于飞就败退了,为此他这些天上厕所都是狠狠的扯上长长的一截手纸,该出手时就该出狠手。 “想骑小矮马啊?”张老头若有所思,而后对于飞说道:“其实咱们家也有,只要弄上两套小马鞍就行了,而且比那些小矮马威风多了。” 果果跟小英子两人的眼睛一亮,随即又陷入了沉思,于飞试探的问道:“您老说的是那几条狗还是那两只兔子啊?” 张老头给于飞一个鄙视的眼神说到:“那两只兔子自己都走不好路,你还指望着骑它们?不把你的内脏给你颠出来啊?我说的是那几条狗。” “大狗小狗不让骑的。”果果噘着嘴说道:“只要我们一上去,它们就会坐下,或者是装死,就是不愿意走两步。” “以前不行,现在不是可以了嘛。”张老头信心满满的说道:“刚好趁这几天我给你做两套马鞍子,等到你们星期天的时候,带上闪电咱们一起去骑狗。” 经张老头一说,于飞这才想起来闪电现在已经是农场里动物界的老大了,只要有它在,不管是再不老实的动物那都会被它训的老老实实的。 两个小姑娘欢呼一声,拥挤到张老头的怀里,一个劲的说着好话,听得张老头是眼睛都笑没了。 不过于飞还是有个疑惑,对他问道:“马鞍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您老还会这手艺呢?” 张老头笑道:“马都不是正经马,那马鞍子也就不必用那么正规的了,之要能固定在狗背上,小孩子坐上去不硌屁股不就行了,有了闪电在,那两条狗也不敢瞎跑。” 他的前半句话是解答于飞的疑惑,后半句话则是为了安抚石芳有些担忧的心情,后者此时就差说出不准这俩字了。 不过看到几人都带着一种期待的表情,再加上张老头的一番解释,她的话最终还是咽进了肚里,但是晚上于飞就遭殃了。 “嘶……” 于飞咧着个大嘴对正在对他下黑手的石芳说到:“这又不是我让果果她们骑狗的,你咋就赖上我了呢?” 石芳拧着他腰间的软肉再次转了半圈之后说道:“谁让你答应下来的?还骑兔子?你咋不骑头驴去?它的耳朵也够长,也可以抓住。” 这是于飞之前在饭桌上随口说的一句,说是兔子的耳朵长,骑在兔子身上可以用兔子的耳朵当缰绳,虽然两个小姑娘有些意动,但他还是被张老头个鄙视了一番。 当时石芳也就是笑笑没有说话,没想到等到两个小姑娘睡着以后,她来了个秋后算账。 “我就是那么一说,你咋还当真了?”于飞小心的把石芳放到他腰间的手给拿了过来。 “再说了,我就是真想骑驴,那我也得有才行啊,咱这又不是产驴的地方,要不我早就……天天吃驴肉火烧了。” 于飞觉得吧,只要是在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自己的身段不妨放低一些,毕竟石芳一天天的在外可没少给他长脸,事事都顺着他来。 所以他觉得这会他可以扮演一下那头长耳朵的驴子,而骑手嘛,那就由石芳来担任好了,这样以来他还可以空出双手把玩一对越来越丰.满的大灯了。 不过作为骑手,石芳的体力明显不太过关,所以下半程于飞又化身为推车的老汉…… …… 春光明媚的季节,那睡个回笼觉再适合不过了,但是两边的农场里都是忙忙碌碌的工人,于飞也不好意思真就拉一个躺椅躲到一旁休息,所以他也就只能毫无形象的靠在阳台上做沉思状。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这会早就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周公的女儿约起会来,昨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石芳的战斗力爆棚,虽然体力不太好,但人家有着先天的优势。 作为昨晚战场上出力最多的于飞此时依旧觉得腰部有些生硬,在中场休息的时候,他甚至考虑着要不要借助上厕所的机会进空间偷吃一顿燕麦。 不过作为年轻人,他还是想用自己本身的能力来打赢这场战争,所以他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虽然最终石芳终于求饶了,但他也只落得个惨胜。 虽然如此,作为失败方,石芳早上起来的时候容光焕发,而他这个胜利者则有些无精打采,他决定今天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吃上一鼎燕麦粥,一振夫纲。
隐藏